跳到主要內容

關於心理學的美好生活提案~臨床心理師蝴蝶飛訊40期秋季號


社會新鮮人先修班



文/王榮春 心理學博士 採訪/王韻齡臨床心理師



Q1:在準備踏入職場前,我如何從學生的角色轉換為工作的角色?我可以先做哪些準備?


學生最幸福的事,就是可以用自己的步調,學自己比較想學的事。但是踏入職場的工作者,往往要配合公司的步調,完成被要求的事。因此,當你成為一個職場工作者之後,要對你的公司與工作負責,要在一定的時間,善用一定的資源,和一群你無法決定是否喜歡與其共事的伙伴,做出一定的績效。


因此在踏入職場前,一定要做好這樣的心理準備。先讓自己過正常作息的生活,練習要求自己去配合團隊(或)別人。嘗試從周遭或社會找到幾個既存的問題,並動腦思考如何解決這些問題。


建議社會新鮮人可以在投入職場的前一週,配合上班族的作息,搭捷運、騎機車和他們一起上班、吃中餐、下班。當上班族進辦公室時,你可以找(未來即將上班地點,如果你已經找到工作)附近的咖啡館、便利商店坐坐,一方面可以整理自己的想法或看看書,二方面可以聽聽旁邊的上班族,都在聊些什麼。晚餐時間,可以找已經在職場上班的前輩餐敘(如果是未來要服務公司的同仁就更棒了),問問他們你心中好奇、擔心的問題,也請他們給你一些建議。


如果口袋還有些錢,也可以為自己添購一些進入職場後需要的服裝行頭或文具設備,週末或週日到大自然走走動動流流汗。讓自己有個活力滿滿的身心狀況,迎接未來的職場挑戰




Q2:在踏入職場後,我需要注意哪些事情?

踏入職場後,最重要的事情有二。一是不要給公司帶來麻煩;二是可以主動幫助同事(公司)解決問題。

不給公司帶來麻煩,表示踏入職場後,要儘速瞭解組織的運作方式與文化,熟悉執行任務的方法與工具,瞭解組織對外提供的服務與產品。主要的努力,就是要讓自己盡快發揮自己的專業,進而對組織產生實質的貢獻。

因此當組織有安排任何教育訓練時,應該期許自己儘速上手。遇到不會的問題時,應該勇於舉手,將問題搞清楚。如果公司有新人輔導員制度(或有認識學長姐或朋友),應該善用這些人際資源,詢問一些自己不方便向部門主管或同仁詢問的問題,或請他們協助讓你盡快適應這個環境。

此外,你也可以多參與社團、讀書會…相關活動,透過這些非正式組織的聚會與活動,加快自己瞭解公司、融入公司的速度。

最後,踏入職場或加入新組織,應該正面地將挫折、不順利…當做最好的學習機會。因此你遇到這些狀況時,別忘了讓自己隨時歸零,多看自己做得還不錯的地方,讓自己有更多的正面力量繼續前行。

Q3:如何才能讓我快一點融入職場,與同事搞好關係?

前一點提到踏入職場後,重要的第一件事,是不要給公司帶來麻煩。接著我們跟大家分享第二件重要的事,主動幫助同事解決問題。

融入職場與同事搞好關係最重要的關鍵,一則是主動成為幫助同事的好幫手;二則是不要給同事帶來麻煩。

因為工作時,別人(或自己)一定會有忙不過來的時候。如果一個新人可以察言觀色,在同事忙不過來時,可以主動伸出援手,相信這個助人行為,一定可以為自己加分很多。當然,在幫忙別人的時候,也需要量力而為,千萬不要因為助人,而沒有將自己的工作做好,甚至造成別人的麻煩。

另外,很多N世代往往會覺得順從自己的感覺、看起來要有酷酷的表情…才能做真正的自己。但因為目前組織中,多數的主管或資深前輩,都是熟世代的人。他們還是注重倫理、紀律、禮貌、團隊精神…這些傳統的「美德」。如果要搞好與這些前輩的關係,別忘記要多同理與在乎他們的感受,多給他們一點笑容,看到他們時別忘了給些問候。


Q4.哪些行為又是職場上的大忌?該怎麼避免?

不少新鮮人在面對同事的提醒或教導時,往往會為了要保持自尊,而做出所謂的「自我防衛」行為。但多數的「自我防衛」,都只能騙過自己,純粹為了讓自己好過。因為這些行為
看在同事眼中,會清楚地看到你在卸責、辯解或閃躲,這些行為不僅自己失去成長的可能性,更慘的是這些行為會讓別人產生輕視你或想要放棄你的念頭。常見的「自我防衛」行為有以下七類:

反抗:即當你被別人指出缺點或短處時,會出現生氣、反抗,甚至表明不願溝通的行為。

攻擊:當你感受威脅的氣氛時,會反射性地攻擊對方或他人,以求自保。

合理化:你會舉一些似是而非的理由,掩飾自己的過錯,希望別人不要追究責任。

壓抑:刻意壓抑應該向對方說明的內容,或自己內心應該表達的情緒,讓對方覺得你很委屈。

否定:以拒絕接受的態度,完全否認他人的提醒或指導的內容。

轉移注意力:為了隱藏自己的無能,而特別強調能力較差的人,使對方覺得你表現得還不錯。

動搖:故意表現出對提醒者或教導者的需要,希望對方會看不過去而跳出來幫你解決難題。

其實,如果你仔細想想上述七種自我防衛的行為,會發現這些傻瓜行為很容易讓人洞察出來。如果你是善意想要提供提醒或回饋給伙伴的人,你也一定也很厭惡伙伴用這些行為回應你的提醒與指導。

古人曾云:「聞過則喜」!建議大家盡量放開心胸當個孺子可教的好伙伴。




Q5.如果在職場上與同事發生衝突,我該如何處理?有甚麼資源或方法可以幫助我?

多數職場工作者與同仁發生衝突時,會本能地覺得一定是對方的錯。如果你覺得對方是錯的,又這麼不客氣地對你大小聲,在「衝突螺旋」的情緒攪拌下,你很容掉入「輸人不輸陣」陷阱,而不願意輕易妥協。

因此,當衝突產生的時候,最好就是先閉上嘴巴,先讓「自己」的情緒降溫下來。當你這樣做時,衝突的對方應該多會效法你的反應。如果你真的按耐不住,可以直接跟對方表示你需要先離開去透透氣。相信這樣的反應,一定可以讓情緒破表的衝突場面迅速降溫。

情緒冷卻了,接下來再處理問題。要知道,一個巴掌拍不響!多數發生的衝突,對方要付一些責任,你自己應該也有一些責任要承擔。如果我們要對方負起責任,最好的方式就是你先要扛下屬於自己的責任。你可以先跟對方說明你認為自己應該先要負擔的責任,以及後續你會做的努力。之後,再靜下心來聽聽對方會如何回應。當你願意先讓步時,多數的狀況可以獲得對方善意的回應。如果對方還是沒有正面的回應,可以邀請對方一起與向上一層的主管進行討論,讓主管用更高的視野,找到解決衝突的方法。



學歷
國立政治大學心理研究所博士
國立政治大學心理研究所碩士

現職
104人力銀行社會企業處協理、綠家教營運主管
東吳大學心理學系兼任助理教授


出版 臨床心理師全國聯合會
電話號碼 033369378
電子郵件 service@atcp.org.tw
網站 http://www.atcp.org.tw
官方粉絲專頁 fb 臨床心理師蝴蝶飛訊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心理誌 PsychoLife 第52期-4:你,看起來不像精神病人

撰文 | 李維庭 臨床心理師
精神科病房的印象
-覺得很警戒,深怕有人從背後襲擊       不少人跟我說,當他第一次參訪精神科病房時,整個人相當警戒,深怕有人會從背後襲擊自己,因而感到很緊張,直到走出病房,才覺得自己安全而可以放鬆。        為什麼會產生這種感覺呢?仔細想想,或是詢問前來參訪的人,就會發現這些緊張的感受,大多來自於對精神病人的想像。社會大眾對於精神病人的想像,有許多來自成長過程中所聽聞的,對精神病的描述,這些描述無論是媒體報導的,或是周遭親友談論的,似乎都在傳達「精神病人是可怕的,行為不可預測,隨時可能傷害別人或自己,無法被理解」的樣貌。       殊不知這些描述的起點,本身就有著「以偏概全、過度類化」的認知偏誤,只擷取了在少數特定狀況下,對精神病人片面行為的主觀描述,無法洞悉精神病人的整體客觀樣貌。身為社會大眾的我們,以為這就是精神病人的表現,將這些描述收錄在我們記憶庫中,形成「刻板印象」,也造成社會大眾對「精神病人」的負面標籤,污名化由此而生,導致許多人首次參訪精神科病房時,感到恐懼與警戒。  你看起來不像有精神病的樣子
-個別差異大,不容易簡化成典型的樣子。       文雄在一次搭長途客運的場合中,和剛認識的鄰座聊起天來,談到近來很受歡迎的影集「我們與惡的距離」,討論到精神病的話題。文雄提及劇中寫實的一面以及不足的部份,對方大讚他對精神病的瞭解十分深入,文雄後來向對方表示,他其實是一位精神病人,目前在社區復健中心復健,對方略感訝異地說「你看起來不像有精神病的樣子﹗」,文雄雖然感到高興,但同時也覺得難過。高興的是,他終於給人像個「正常人」的感覺;難過的是,社會上對精神病患者,仍有所謂「精神病的樣子」的刻板印象。       「精神病的樣子」到底是什麼樣子?是像「我們與惡的距離」中「應思聰」一般,腦中充滿幻聽、一個人關在房間裡、有著獨特的執著,或是吃藥後受副作用影響,口齒不清、無法安坐、反應變慢…等,還是另有其他?服務於精神醫療的醫事人員都知道,精神疾病有各種階段,各種樣態,也有不同類型,個別差異很大,很難簡化成一個典型的樣子。但會住院的病人,大部份是「精神病」的患者,而非「精神官能症」的患者,「精神病」患者以思覺失調為大宗,亦有少數的躁鬱症患者,會在發病時期進入精神病的狀態。
思覺失調症的病人,多半不知道自己已經生病,在感官知覺上產生變異,嚴…

心理誌 PsychoLife 第52期-3:憂鬱症患者淺談治療的心路歷程‒「接受」原來比你想像中的困難!

受訪 | 黃泰順(丁丁) 工程師
採訪 | 蒙宛筠 臨床心理師

      丁丁首次在批踢踢實業坊高雄版及心理版發布一篇「我的輕度憂鬱症康復之路」的文章,內容描述的是自己在2017年7月得知罹患憂鬱症後,決定從台北搬回高雄,開始新生活並接受治療,歷經兩年,至今已逐漸康復,並重新找回生活步調的過程,引發上百人迴響及鼓舞。 為了能更深入了解他的心路歷程,心理誌很榮幸能邀請到本人接受採訪,就讓我們來看當天的採訪過程。
許多憂鬱症患者都擔心的工作問題‒「互利互助」就是解決之道       我發現憂鬱症對我「求職找工作」沒有影響,但對「工作上的能力」是有些影響,每次狀況都是「鬱症發作→無法工作→直接請假回家」的模式,請假頻率約每週1次。 剛開始面試時,我並不會透露自己是憂鬱症患者,我會先就職,努力證明自己的能力,這是因為背後抱持一個工作信念:「老闆請我來就是要把工作完成,我只要有能力完成,老闆就不會因為疾病的關係辭退我,這也是我存在的價值。」。我發現,讓老闆知道你是可用之材後,當憂鬱症發作,公司自然也會幫助你,形成一種「互助」的概念。
      記得某天在公司午休時,我突然非常的痛苦,明明很舒服地躺著吹冷氣,腦中卻不斷浮現自殺可以解決一切的想法,嚴重到無法繼續上班,於是鼓起勇氣和隔壁同事求救,然後再用最後一點力氣跟主管報告:「我好像憂鬱症發作了,很想自殺。」,主管手足無措的問我:「那所以呢?」,我回應:「我需要請假」,其實主管當下是不知該如何處理的,所以我就盡量理性地和他說明自己的需求,後來人資發現假單上寫的是「憂鬱症」,於是往上呈報老闆,老闆只指示主管好好照顧我,還叮囑:「這員工很好啊!他有憂鬱症還主動提出,並且自行就醫,這樣很好。他的工作盡量不要給太多。」,這件事過後,發現老闆和主管其實都能體諒我的狀況。 
對精神疾病患者的異樣眼光‒「用理解化解恐懼」       某天,一位前輩看到精神疾病患者把自己母親的頭砍掉的新聞時擔心:「精神疾病患者搞不好都會砍人頭。」,因此當我憂鬱症發作期間,都盡量不和這位前輩接觸。直到病情穩定,試著跟這位前輩談我是憂鬱症患者,和他談我發作時的痛苦,透過規律服藥、心理治療,所以已經穩定下來了。這位前輩從原本的害怕轉化為關心、憐憫,我想對方可能因此會對我貼標籤,但至少他不再是恐懼我,而是「了解」。
找不到合適心理師的挫折‒「自我負責→慢下來→自我賦能→…

心理誌 PsychoLife 第52期-5:白目自私又情緒化的天才?談談亞斯伯格症的汙名化標籤

撰文│黃承瑾臨床心理師 邀稿│黃敏怡
校稿│黃敏怡、沈枚萱

您身邊是否也有幾個像這樣的人? 總是不太會看人臉色,理所當然地講出讓人捏一把冷汗擔心他被揍的話。常聽不懂別人的挖苦或是笑梗,在大家哄堂大笑時顯得一臉狐疑。做事總在一些旁人看來無關緊要的部分,堅持照著他獨特的方式進行,即使費時費力仍不願妥協退讓。


       過去大部份的人大概只覺得這些人古怪又難搞,不會認為這些人有什麼困難需要專業協助,然這幾年受到政治公眾人物及影視媒體(如:美國影集《The Big Bang Theory》中的主角Sheldon)高曝光度的影響,亞斯伯格症(Asperger’s Syndrome)的媒體能見度大幅提高,也讓許多在社交互動及人際溝通有困難的兒童、青少年甚至成人,開始接受醫療的診斷及協助。 在2013年美國精神醫學會出版的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第五版(DSM-5)中,亞斯伯格症已與其他相關診斷被統一歸類至自閉症類群障礙症(Autism Spectrum disorder)中,新版準則以社交溝通及互動缺損、侷限反覆的行為及興趣做為兩大核心診斷特質,並以需要支援的程度來區分患者症狀的嚴重程度。過往被診斷患有亞斯伯格症的人,現在可能會被診斷為嚴重程度較低之自閉症類群障礙症。
被樣板標籤化的亞斯伯格症   然而,即便亞斯伯格症這個名稱越來越廣為人知,大眾對這類社交困難者的了解似乎卻侷限於較為簡化的樣板形象。例如:認為亞斯伯格症患者個個智能天賦異稟,或是認為他們天生白目又自私,容易為了小事就發脾氣,而且一輩子都無法改變。但這些樣板形象真的能夠代表亞斯伯格症患者的真實樣貌嗎? 首先,亞斯伯格症患者真的都「白目而且自私」嗎?亞斯伯格症患者確實常未顧及場合及對象就直率發言,且表達內容多僅考量自身立場。然而對亞斯伯格症患者來說,他們多數時候不是「刻意」如此,而是對他們而言,要注意到他人臉色及團體氣氛,並在他人不明說的狀況下去推斷他人的想法及需求是較為困難,需要額外地專注、觀察與推論。但其實,一些能力較好、年紀較長或接受過訓練的亞斯伯格症患者,在理解及認同自身行為會對他人造成不快後,通常是願意嘗試調整或克制自己的行為,甚至願意去滿足自己所重視的人所提出的需求的。 再者,亞斯伯格症患者真的都很「情緒化」嗎?亞斯伯格症患者貌似突如其來的激烈情緒反應,其實常與他們對於感官刺激不尋常的知覺(例:過度敏感)以及人際壓力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