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最新文章

心理誌 PsychoLife 第50期冬季號-1:臨床心理 X 電視戲劇:人心即鬼神!專訪《魂囚西門》導演謝庭菡

最近的文章

心理誌 PsychoLife 第49期秋季號-5:長照居家服務,當臨床心理師走入您家!--專訪聊聊治療所張銘倫院長

受訪者:張銘倫 臨床心理師/聊聊治療所院長 撰稿:洪怡婷臨床心理師
座落於台北市松山區的聊聊心理治療所,鄰近東區商圈,自延吉街享用美食後,即可散步到市民大道的位置,鬧中取靜的一樓民宅中,坐下來與臨床心理師聊聊心裡話。

聊聊心理治療所成立未滿一週年,卻投入了政府最新推動的長期照護新制2.0計畫,臨床心理師從小小的治療室出發,走進案主的家中,提供多元的居家服務。聊聊心理治療所張銘倫院長說:「我把臨床心理師的『臨床』兩字,從病床延伸到個案家中的臥床旁,這樣地點的位移,讓我覺得是一個突破。」張院長對臨床心理師服務模式的擴展感到成就與欣慰。


通常轉介的機構單位或者案家,會期待心理師到家中,能夠提供心理治療或心理諮商的服務,然而,張院長在近半年來服務大台北地區的經驗來說,實際在執行長照居家服務的時候並非僅是如此,能夠提供的服務內容是可以同時兼具深度及廣度的;以三級預防制度來論,可兼具一級到三級預防。包含評估性會談、情緒與失智篩檢、衛生教育,同時,透過與案家的討論,提供客製化的心理服務。
確實與一般社會大眾對於心理師的印象有所不同,心理師能夠提供長照居家服務,在台灣目前來說,是一項新穎的服務方式。之所以會走上這樣的服務模式,也與張院長個人求學以及生命經驗有關。由於過去曾接受過護理專業訓練,讓她在拓展心理事業版圖有更多創新的服務理念。張院長認為,全人式照護是創業的核心理念,長幼兼顧是聊聊心理治療所要發展的特色。因此,在承接長照居家服務的案家時,張院長能服務者眾,長照並非只服務長者,有時是一些早期失能或外出不便的年幼者,像是語言發展遲緩、腦性麻痺、自閉症者。
同時,在心理師訓練的過程中,張院長接觸許多治療方法,包含表達性藝術治療、舞蹈治療、音樂治療、戲劇治療、心理劇、牌卡等,這些其實從護理背景的角度來看,著實是一種輔助醫療的模式,讓她在執行長照居家服務能得心應手。
在尚未開業前,張院長對於成長性團體的興趣,因緣際會之下開啟了長照居家服務之路。成長性團體包含處理人際、情緒、適應等問題,當時院長整合各職類的專長,例如物理治療師、語言治療師、廚師、營養師合辦的「盲食x慢食」活動。也因為服務的廣度擴張,早先一步踏入長期照護之領域,在政府開始執行長照新制2.0計畫時,她已準備好提供各項豐富的服務內涵,變順水推舟地踏入這個新的場域。
對張院長來說,第一位正式接受居家服務的案主,是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該名案主,因…

心理誌 PsychoLife 第50期秋季號-4:讓我們選擇「主動不老」-護腦養腦的三念三行

作者 | 郭乃文 成功大學醫學院行為醫學研究所(合聘健康照護科學研究所)教授/中華民國臨床心理師公會全國聯合會 理事長
邀稿/校稿 | 饒家榮


      二十一世紀的醫學不只發現大腦是全身最晚老化的器官之一,還知道利用這個腦系統,可以調整身體的條件與心理表現;像是有經驗的優良駕駛善用一台舊車,既懂得欣賞老車且與愛車合作無間。
健腦:身心健康醫學的最新顯學       研究如何讓一個人進行正確護腦養腦的人生計畫,是身心健康醫學的最新顯學,因為已經有許多證據說明「健腦協助健生」,健生包含健身體和健生活。健身體部分,一方面透過自主神經系統和免疫系統功能,能讓身體有良好平衡和較佳生理條件;另一方面,透過養成良好生活習慣,能降低慢性病發生的機率與減少衰弱程度。而,健生活部分,則是透過主動栽培自己自我覺察和執行力之過程,讓生命擁有幸福感與價值感。
透過三念三行來進行健腦       以下以「三念三行」(三個概念、三個行動)來介紹由腦科學證據所建議的護腦養腦原則:
      首先,三念,就是要擁有「大腦是可以訓練的」、「大腦必須要訓練監控能力」以及「聰明好大腦的定義有許多種」這三個概念,並時時提醒自己。
      腦科學研究說明,腦系統靠著大約860億個不同功能的神經細胞之間的合作來產生「活下來與活得好」的功能,這些神經細胞隨時都在相互傳遞訊息,所以不必害怕自己的思慮會混亂或不安穩,因為這是必然的啊! 還好人類長期演化下來的系統,配備了一個監控機制,就像是圖書館或博物館配備管理員來協助維持該館的營運,因此,人腦經營自己的力量就像是這管理員一般,掌管生心理的平衡和生命表現。只是大家必須認清,並沒有任何人是天生就被配備著優秀盡職的管理員,而是很公平地、無論其祖先或八字有多強,每位人腦中的管理員的效能都需要在生命中透過足夠的經驗和訓練才能展現出良好表現。而第三個概念引伸出來的,就是不要隨便和別人比來比去,想想,不同圖書館或博物館都有其特色,所以每位管理員必須依據其特色來經營。

      第二個部份,腦科學指出以下這三個行動功能應是管理員精進的方向,也就是雖是不同特色的每個人,其聰明發展與優質老化的人生的智慧展現!切記,這聰明好大腦是和英文數學成績沒有關係的,而是以下三種腦力。
      三行,腦科學的建議是強化三種的腦力,其訓練進行方向是:「勤勞大腦」、「轉念大腦」、以及「強韌大…

心理誌 PsychoLife 第50期秋季號-3:從專業培訓看臨床心理師在長期照顧的角色

作者/陳靖 臨床心理師邀稿:蒙宛筠
校稿:蒙宛筠、饒家榮

      台灣已正式邁入「高齡化」的社會,如何維護高齡人口的健康與生活品質,及因應老化社會帶來的照護與醫療問題,進而降低青壯年扶養負擔,乃為政府目前正努力的首要目標,臨床心理師主要負責的項目為哪些呢?(以下簡稱臨心師)
臨床心理師目前在長照體系下負責什麼樣的工作?        臨心師在長照體系下究竟能做什麼?兩年前我在拜會高雄市長照科科長時被問了這個問題,因過去從事失智症研究到醫院第一線服務,自己從未質疑臨心師在長照領域的功能與角色,但突然被這麼一問之後,發現大家可能普遍不清楚臨心師在長照的角色,因此我試著整理了手邊的資料。

依目前長照政策,可以分有下列兩種服務:
1、預防及延緩失能照護:「預防及延緩」的意思,就是服務內容著重在活動再設計、增強身體機能與人際互動等,希望能讓長者在家附近的社區中,以健康、活躍的型態逐漸的老化,降低高齡化所帶來的衝擊。臨心師在預防延緩失能服務中,大多扮演社區據點的團體帶領者,帶領的團體課程必須經由衛生福利部核可的,內容以促進長者認知功能、人際活絡或體適能等活動為主,減緩老化帶來生活影響。

2、居家失能照顧評估:顧名思義為「到宅服務」,以高雄市為例,臨心師主要針對長者的困擾行為做評估,指的是長者若有認知、情緒方面的問題造成照顧者困擾時,照顧者透過長照專員評估需求後,就會轉介給各地方公會的臨心師,臨心師就會到宅評估長者或照顧者需要使用多少的資源做介入或直接提供心理服務。目前服務的對象大多為年長、行動不便或因身體疼痛而不願出門就醫的長者,臨心師服務內容有情緒支持及陪伴、認知調整、失落情緒再接納、家屬衛教等。
臨床心理師們目前在長照場域上面臨什麼樣的議題呢?       臨床心理師跨入長照服務的時間較晚,在民國105年時,臨心師全聯會調查取得Level I資格的臨心師相當稀少,竟不足30位,經過臨床心理師全國聯合會前任及現任理事長的支持下,積極爭取補助籌辦長照課程訓練,才讓符合資格的臨床心理師增長近了近10倍。(圖2)民國107年時,終於將臨床心理師的專業正式納入長照專業服務手冊中,正式成為長照專業團隊中的一支。
因此想發展長照領域的臨床心理師會遇到的困境可能有(圖3)

1、人力不足:全國具臨床心理師證照的人數中取得長照資格的僅有近幾百位,面對長照領域的龐大需求,目前的人力難以負荷。為了能提高…

心理誌 PsychoLife 第50期秋季號-2:借鏡日本長照看台灣:專訪日本夢之湖村日照中心董事

專訪/吳炯麟董事 邀稿/蒙宛筠 校稿/饒家榮


    前陣子獲得了一個機會到日本的夢之湖村日照中心參訪,發現機構裡的老人們和工作人員們發自內心的笑容、雀躍,機構裡的工作人員也時時刻刻面帶笑容,溫暖服務著機構裡的每一位老人,每位老人們都自動自發的參與著各種活動,甚至是拖著行動氧氣瓶的老人也積極參與,這和在台灣安養中心體驗到死氣沉沉的情景有著天壤之別。因此極力的邀請在日本長照機構經營多年的吳炯麟董事跟我們分享他是如何走進日本長照的領域,遇到了什麼樣的生命轉折,以及從機構視角去看台灣和日本長照的制度,我們到底該怎麼努力才能讓台灣的老人們也能體驗到這樣的生活呢?讓我們欣賞以下的訪談內容。
父親用生命教導我的事 我在大學畢業後服完兵役後就到日本工作了。如大家印象中的日本上班族一樣,我在日本工作也是每天早出晚歸,在成家立業、拼命工作的這段歲月裡,我看著我的孩子長大、獨立了;而我卻還沒意識到在台灣雲林的父母老了。 直到有一天,發現父親變得記性不好,才由醫師診斷出來,父親得了失智症。初期的症狀並不明顯也不嚴重,我們看起來不過是偶爾忘記事情而已,人老了難免會這樣。於是我繼續回日本過拼命工作的日子。
      父親生性沈默寡言,在失智後更是嚴重,雖然我經常二、三天就打電話回家,但是也只能問候幾句便請父親把電話轉給我母親。雖然心裡會牽掛,但是忙碌的我仍然忙到連農曆年都沒有回台灣陪父母過,只能常常打電話回家,而照顧父母的工作自然的落在哥哥身上。但是哥哥也遠住在台北,所以,主要照顧工作也就由母親接手了。如同目前很多家庭的老老照顧一樣,父親的症狀一天比一天變差,而母親的身體也一天天的老化,在這樣的狀況,我的哥哥在壓倒母親最後的一根稻草出現之前做出決定,送父親到養護機構(正確說法應該是被騙到機構,哥哥含著眼淚跟父親說要去醫院他才上車的)。 當聽到父親被送到機構後,我知道不管再怎麼忙,都應該要回家一趟,心裏想著:養護中心比家裡寛徜又有人服務,父親的情況應該會有好轉吧!沒想到,走進父親居住的養護中心,一進去赫然映入眼簾的,是一個老人被綁在輪椅上面,定眼一看,竟是我的父親!他不但被綁在輪椅上面,鼻子還被插著鼻胃管…,頓時,我跪了下來,除了流淚我不知道我還能做什麼事。不久後,父親在這缺乏專業護理背景的工作人員的照顧下,因為肺炎離開人世。半夜接到惡耗時,心情非常複雜,既心痛又寬慰,一方面覺得悲傷一方面也為父親能解脫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