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心理誌 PsychoLife 第49期夏季號-4:催眠治療,跟你想的不一樣






專訪/黃天豪 臨床心理師
採訪/麻筱涵


             
催眠治療,跟你想的不一樣

午後,空氣中瀰漫著咖啡香,在天豪心理師引領下,我們踏上此趟「催眠治療」之旅

心理治療界的搖滾盛事
        
     「心理治療演進大會(The Evolution of Psychotherapy)」始於1985年,為慶祝心理治療100週年,乃由催眠大師米爾頓.艾瑞克森(Milton H. Erickson1的嫡傳弟子、亦是是艾瑞克森基金會的創辦人及現任執行長傑弗瑞.薩德(Jeffrey K. Zeig)所創辦,每一屆均廣邀心理治療界的先驅學者共襄盛舉,教科書中的大師齊聚一堂,絕對是臨床工作者值回票價的朝聖之旅!

因緣際會
          
         艾瑞克森基金會在臺灣也成立了正式的分會華人艾瑞克森催眠治療學會,致力推廣催眠治療,舉辦工作坊。

          天豪心理師談及自己初入臨床工作時,秉持著一顆學習好奇的心進入了催眠治療的學術殿堂;爾後數次參加「大師督導班(Master Class)」2。這條學習之路走著走著,不知不覺越走越深,天豪心理師更從學員走到了授課講師,也在慢慢摸索的過程中發現催眠治療令人著迷之處,跟想像中的催眠很不一樣。

催眠治療催眠
         
         一般民眾聽到催眠,腦海中浮現無非是舞台秀中荒誕可笑的跳樑小丑、或是可一窺前世今生等,在媒體渲染、影視節目包裝下不免過份誇大、扭曲而有所誤解,產生催眠是可以使人秒睡、植入思想、操控人心做出非意識行為的迷思。
         
          然,催眠不等於催眠治療。催眠治療是有方向性、目的性的,催眠治療也不會去做快速催眠,而舞台催眠或是街頭表演則可能會藉此達到戲劇性的娛樂效果。催眠治療(或所有心理治療)的基礎乃是「Relationship(關係)」,快速催眠是無助於信任(Trust),治療是在建立一個良好的關係之後有一個目標,而催眠正是一個有助於我們治療師傳遞對個案有助益的想法播種於心中的方式。
          
          催眠,是一種「Focus Awareness」的狀態,當個體極度專注於意識的一小部分,便可能會忽略在意識層面的其他部分,也就是為什麼會產生所謂的負性幻覺明明在眼前卻看不見的現象,譬如明明手上拿著眼鏡卻一直再尋找眼鏡,相信不少人於日常生活中常有此經驗;或者是產生正性幻覺見或聽到明明不存在的人事物,個體在想像的當下沒有覺察到自己處於想像的狀態底下,所以自己不覺得奇怪,並會將自己的想像信以為真。
        
         「Focus Awareness」不見得是放鬆的狀態,也可能是處於緊繃的狀態,某種程度少了自我監控、少了後設、也少了阻抗,而治療師運用這個狀態透過各式各樣的包裝(催眠本身也是一種包裝),比如是一個隱喻的故事,讓個案產生連結,當他在催眠治療後經歷到日常生活中重複出現的人際場景時可以有不同的狀態去面對。


催眠治療之於心理治療是工具而非目的
           
           催眠治療是一種能夠帶領你抵達目的地的交通工具之一。
          
          催眠是由意識狀態進入非意識的狀態,稱之為「Trance」,中文翻譯為入神或出神端看立足點),入神而非入睡,而是狀態的改變。全神貫注的狀態之下,自我監控較低,但並非是沒有阻抗反應,面對極度阻抗的個案,大原則是個案越阻抗,治療師便要越間接,治療師會運用夠多的間接溝通技巧,比如說隱喻(也是天豪心理師個人較喜歡的方式)、催眠語言、暗示、或是「播種(seeding)」的方式逐次鋪陳、慢慢發酵,或是艾瑞克森很喜歡語言之中運用諧音讓人聯想,慢慢地,概念的網絡被激發,在下一次或再下一次便就出現了。
          
          在關係上有兩個主要的向度,一邊是觀察(observing),艾瑞克森是一個非常善於觀察他人的人,這也是艾瑞克森取向的催眠治療發展出許多技巧去學習如何觀察他人,觀察是一種跟隨,相對地,他也常常去培養cultivating,可能會給予挑戰challenging、給予不同的作業或是任務,所以就此向度而言,結合了什麼時候要去跟隨,什麼時候要去挑戰、強化動機引發某些改變,什麼時候要去validating、認可其所做的一切,這其中就發展出不同的技巧,亦便是艾瑞克森取向所謂的核心能力。
        
       每一個理論背後有其一套哲學觀,艾瑞克森取向的哲學觀有一個核心的字「utilization如何善用個案身上現在正在發生的事情,所以症狀也可以善用的,個案的阻抗也是可以善用的。
         
      當代催眠治療是一以目標導向的短期治療,不似精神分析取向的長期治療,是有一個清楚的、欲達成的目標,如何運用策略性的方式去達成。
         
      以艾瑞克森取向的催眠治療來說,也不一定每次都會做正式的催眠,原則上,催眠是一種改變人的方式,只是背後思維不同。也不見得是每個人都需要做正式的催眠,回顧艾瑞克森一生之中,臨床上僅有五分之一運用了正式的催眠,但將催眠治療的核心概念在每一個個案身上發揮的淋漓盡致。

憂鬱症是一種狀態
         
       催眠是一種日常生活中的自然現象,我們也常陷入催眠狀態,比如說白日夢,幻想出栩栩如生的畫面,或是每天下意識的出門,一換了包包,東西就忘了帶,所以說入神是我們本來就會有的狀態,催眠治療是運用策略技巧引發我們每個人原本就有的一種狀態,而此狀態是有助於傳遞想法至腦中使其狀態改變,舉凡是某個想法,或是跟人說話的身體姿勢改變、音量改變,所以與人互動的結果隨之改變,這不過是他的狀態(state)


         一個人的狀態是由無數個成分所組成的:我的音量、我的語氣、我的表情、我的手勢、我的姿勢、我的想法、我說出來的語言、用詞遣字、我的情緒、我的態度、我的人際關係中的人際行為等等,這所有的成分組成一個狀態,所以憂鬱症是一個狀態,每一個人憂鬱症的狀態都不一樣。憂鬱症這個診斷不過是方便彼此溝通而產生的標籤,實際上做治療的時候,要回歸到個案的狀態,因為個案憂鬱的狀態裡面所包含的成分跟另外一個人不一樣,所以要改變的東西是不會一樣的。

         所以對治療師來說,當我們弄清楚組成這個個案憂鬱狀態裡面所有的成分,而我們試著去改變裡面的一個成分,事實上,就有機會改變個案憂鬱的狀態。一個簡單的概念就是,我們找出狀態裡面的組合,找出憂鬱狀態的相反,培養cultivating)出此一相反的狀態,並非是要改變個案的憂鬱,而是要改變組合憂鬱狀態裡面的其中一個成分,個案可能就因此改變了。甚至反過來說,也可以說憂鬱是一種自我催眠的狀態。
        
         對憂鬱個案而言,眾多成分之中最難改變的可能就是想法,或是情緒一但低落,負面想法便伴隨而來,所以治療師要改變的可能不是個案的想法,而可能是人際的某一個狀態,或是注意力,不會是聚焦在內在的想法上,治療師要做的是幫助個案將注意力轉向外在的某些事物上,或是注意力轉向身體上的其他感覺上。

大忌
        
       催眠治療與其他各門各派的心理治療一樣,心理治療應該要注意的,關係也好、倫理也好或什麼也好,一樣也不能少。
       
       亦有其不適用之處,催眠回憶便是一個極度不該使用催眠的地方,也就是說運用催眠喚起記憶,此乃極度錯誤的觀念,這是假設記憶是一個攝影機,錄影帶不見了,我們透過催眠將錄影帶重製出來,但記憶並不是這麼一回事,記憶比較像是一個書架,我們三不五時會把書拿下來放回去,而且它是會改變的,每一次取用它便會改變一次,尤其,記憶涉及到法律,「記憶與創憶」一書在90年代的美國曾掀起嚴重的筆戰,懷疑潛抑記憶的可信度,而經喚回的潛抑記憶是否具有證據力。
        
       時至今日,有較一致的認定,記憶並非是塵封的舊物、有一天打開仍舊是完好如初,故催眠用於記憶的重建是完全錯誤的觀念,而且是危險的,有可能在催眠的過程中個案經歷一段栩栩如生的畫面,但那並不真實存在,被催眠者在催眠的過程中,對這段記憶的信心很高,堅信不移成為「故事的真實」,然對於記憶的信心與對記憶的正確性,兩者之間並無關聯。

讓個案更好
        
        催眠是一種自然的現象,破除迷思,每個治療師都可以運用催眠治療當中的概念讓我們的治療更好,要的也只不過是希望讓我們的個案更好。對天豪心理師而言,喜歡催眠是因其包容性大,不同取向的治療學派也都會涉獵學習,催眠治療的架構是一個具有彈性的Meta-Model,百家爭鳴均能涵蓋於其中思考,催眠博大精深,是值得學習的古老學門,更是好用的工具!


現代醫療催眠之父米爾頓.艾瑞克森(Milton H. Erickson
         
         米爾頓.艾瑞克森自幼色盲、五音不全,又有閱讀障礙,罹患小兒麻痺症,幾近全癱,飽受殘疾之苦,面對多重障礙及病痛的困境,他更以超凡的意志力與其奮鬥,大病初癒後,病榻下曾經的唯一消遣「眼觀耳聞」,善於觀察,使其深刻體會,相較意識思考層面的言行舉止,潛藏於深處的潛意識更具魅力,自此踏上了醫學與心理學的學術之旅,成為一代享譽國際的催眠大師!
          
        2007年,美國雜誌Psychotherapy Networker》針對美國心理治療師進行了一份調查,是以了解其臨床工作中的治療取向及該領域最具有影響力的心理治療師,其中,艾瑞克森名列第九,由此可窺見其影響力。
           
        有趣的是,我們的教科書上卻隻字未提起這號傳奇人物。

2大師督導班

         此乃由傑弗瑞.薩德博士來台親自開班授課,大師督導班相對其他工作坊有其人數上的限制,5天之內每一位學員輪流擔任其他學員的治療師、個案、督導,以及薩德博士的個案,唯一的規定是,擔任個案時必須是談論自己個人真正的議題不能是〝扮演〞個案),實境經驗不同的角色,直接上戰場實打實的磨練。


黃天豪臨床心理師
現職
2016.09迄今  

新田 新田心理治療所(林口) 首席顧問 資深專業臨床心理師(線上預約
新田 初色心理治療所(台北) 首席顧問 資深專業臨床心理師(線上預約

學歷

1996.09—2000.06  臺灣大學心理學系學士
2000.09—2004.07  臺灣大學心理學研究所臨床心理學組碩士
2015.09—迄今        實踐大學管理學院創意產業博士班


本篇Blogger版面編輯| 辜煒焉 臨床心理師

編輯 | 出版發行委員會
聯絡 | 臨床心理師全國聯合會信箱 service@atcp.org.tw


FB粉絲專頁 |【心理誌PsychoLife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心理誌 PsychoLife 第50期冬季號-1:臨床心理 X 電視戲劇:人心即鬼神!專訪《魂囚西門》導演謝庭菡

受訪 | 謝庭菡 導演
採訪 | 李咏庭


笑起來時眼睛圓圓彎彎、酒窩淺淺大大,說起拍片卻是目光炯炯有神、語調充滿情感也節奏分明,她是電影《屍憶》導演謝庭菡。《屍憶》的廣受好評,讓謝庭菡此次在公視自製的懸疑驚悚劇《魂囚西門》中再度接下導演重任,講述一位從美國回台開設心理治療所的臨床心理師魏松言(蕭敬騰飾),為鬼做心理治療的故事。
人心即鬼神!除心魔即是度化人  「我大學讀心理系,原本也想走臨床,後來因緣際會下讀電影研究所,拍起了電影。說起來可能是冥冥之中,我本來沒有打算拍電視劇,當時也在籌備下部電影,但看到《魂囚西門》這個故事時後覺得題材與故事線都很豐富,讓我開始想挑戰自己,透過改編來做一部流暢完整且具電影規格的電視劇」謝庭菡說。 

人心即鬼神!除心魔即是度化人,但要度人就得先度己,在《魂囚西門》原著中的這段話很快抓住謝庭菡的目光,也是整部戲的核心。故事中的主角魏松言遇鬼後因不知所措來到廟裡,和尚「虛空」提點他鬼是人死後所變,因此松言對鬼進行心理治療其實也是在治療這些人變成鬼的心結。說到底,跟心理師一樣仍是在處理人心。故事中將心理師比喻為超度者,謝庭菡說「我想心理師最大的使命或許就在度人心吧!松言在幫助祂們處理心結後,回過頭來也面對了自己的問題,回到度人得先度己這句話,這也是我想透過這部戲,傳達給觀眾的力量。」 
玩戲劇節奏,激盪不同專業間的火花  心理治療有時是緩慢的歷程,但節奏快慢的掌握卻是懸疑驚悚劇裡的重要學問。例如拍鬼片時要鬼從衣櫃上跳下來嚇人,前面就要有個角色去接近那個衣櫃,這就是一種節奏的轉變,該快該慢需要不斷的轉換節奏才能達到最後嚇人的效果,謝庭菡認為即便是在六集六十分鐘的劇裡也必須重視節奏的設計。最初劇本的編寫便已開始玩弄節奏,「我和團隊溝通希望故事的節奏是快的,一直到最後一刻都在盡力改編劇本的節奏設計,我們也用了許多電影情節的拍法,敦促劇情一拍一拍的往下開展。」另外,在鏡頭設計上,謝庭菡也刻意挑戰使用穩定而非手持鏡頭拍攝,來配合主角或治療過程冷靜的設定。 

要完成一部節奏縝密的電視劇,需要強大的專業團隊共同合作。謝庭菡提到,公視提供很大的創作空間,劇本、攝影、服裝造型、美術、音樂音效等都是年輕的一時之選,每個環節都具有各個專業豐富的創作層次,「通常我是先設定一個大方向,和我的團隊們討論,大家提供非常多的創意,都讓這個作品往更好的方向前進。」此外,《…

心理誌 PsychoLife 第49期秋季號-5:長照居家服務,當臨床心理師走入您家!--專訪聊聊治療所張銘倫院長

受訪者:張銘倫 臨床心理師/聊聊治療所院長 撰稿:洪怡婷臨床心理師
座落於台北市松山區的聊聊心理治療所,鄰近東區商圈,自延吉街享用美食後,即可散步到市民大道的位置,鬧中取靜的一樓民宅中,坐下來與臨床心理師聊聊心裡話。

聊聊心理治療所成立未滿一週年,卻投入了政府最新推動的長期照護新制2.0計畫,臨床心理師從小小的治療室出發,走進案主的家中,提供多元的居家服務。聊聊心理治療所張銘倫院長說:「我把臨床心理師的『臨床』兩字,從病床延伸到個案家中的臥床旁,這樣地點的位移,讓我覺得是一個突破。」張院長對臨床心理師服務模式的擴展感到成就與欣慰。


通常轉介的機構單位或者案家,會期待心理師到家中,能夠提供心理治療或心理諮商的服務,然而,張院長在近半年來服務大台北地區的經驗來說,實際在執行長照居家服務的時候並非僅是如此,能夠提供的服務內容是可以同時兼具深度及廣度的;以三級預防制度來論,可兼具一級到三級預防。包含評估性會談、情緒與失智篩檢、衛生教育,同時,透過與案家的討論,提供客製化的心理服務。
確實與一般社會大眾對於心理師的印象有所不同,心理師能夠提供長照居家服務,在台灣目前來說,是一項新穎的服務方式。之所以會走上這樣的服務模式,也與張院長個人求學以及生命經驗有關。由於過去曾接受過護理專業訓練,讓她在拓展心理事業版圖有更多創新的服務理念。張院長認為,全人式照護是創業的核心理念,長幼兼顧是聊聊心理治療所要發展的特色。因此,在承接長照居家服務的案家時,張院長能服務者眾,長照並非只服務長者,有時是一些早期失能或外出不便的年幼者,像是語言發展遲緩、腦性麻痺、自閉症者。
同時,在心理師訓練的過程中,張院長接觸許多治療方法,包含表達性藝術治療、舞蹈治療、音樂治療、戲劇治療、心理劇、牌卡等,這些其實從護理背景的角度來看,著實是一種輔助醫療的模式,讓她在執行長照居家服務能得心應手。
在尚未開業前,張院長對於成長性團體的興趣,因緣際會之下開啟了長照居家服務之路。成長性團體包含處理人際、情緒、適應等問題,當時院長整合各職類的專長,例如物理治療師、語言治療師、廚師、營養師合辦的「盲食x慢食」活動。也因為服務的廣度擴張,早先一步踏入長期照護之領域,在政府開始執行長照新制2.0計畫時,她已準備好提供各項豐富的服務內涵,變順水推舟地踏入這個新的場域。
對張院長來說,第一位正式接受居家服務的案主,是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該名案主,因…

心理誌 PsychoLife 第50期秋季號-4:讓我們選擇「主動不老」-護腦養腦的三念三行

作者 | 郭乃文 成功大學醫學院行為醫學研究所(合聘健康照護科學研究所)教授/中華民國臨床心理師公會全國聯合會 理事長
邀稿/校稿 | 饒家榮


      二十一世紀的醫學不只發現大腦是全身最晚老化的器官之一,還知道利用這個腦系統,可以調整身體的條件與心理表現;像是有經驗的優良駕駛善用一台舊車,既懂得欣賞老車且與愛車合作無間。
健腦:身心健康醫學的最新顯學       研究如何讓一個人進行正確護腦養腦的人生計畫,是身心健康醫學的最新顯學,因為已經有許多證據說明「健腦協助健生」,健生包含健身體和健生活。健身體部分,一方面透過自主神經系統和免疫系統功能,能讓身體有良好平衡和較佳生理條件;另一方面,透過養成良好生活習慣,能降低慢性病發生的機率與減少衰弱程度。而,健生活部分,則是透過主動栽培自己自我覺察和執行力之過程,讓生命擁有幸福感與價值感。
透過三念三行來進行健腦       以下以「三念三行」(三個概念、三個行動)來介紹由腦科學證據所建議的護腦養腦原則:
      首先,三念,就是要擁有「大腦是可以訓練的」、「大腦必須要訓練監控能力」以及「聰明好大腦的定義有許多種」這三個概念,並時時提醒自己。
      腦科學研究說明,腦系統靠著大約860億個不同功能的神經細胞之間的合作來產生「活下來與活得好」的功能,這些神經細胞隨時都在相互傳遞訊息,所以不必害怕自己的思慮會混亂或不安穩,因為這是必然的啊! 還好人類長期演化下來的系統,配備了一個監控機制,就像是圖書館或博物館配備管理員來協助維持該館的營運,因此,人腦經營自己的力量就像是這管理員一般,掌管生心理的平衡和生命表現。只是大家必須認清,並沒有任何人是天生就被配備著優秀盡職的管理員,而是很公平地、無論其祖先或八字有多強,每位人腦中的管理員的效能都需要在生命中透過足夠的經驗和訓練才能展現出良好表現。而第三個概念引伸出來的,就是不要隨便和別人比來比去,想想,不同圖書館或博物館都有其特色,所以每位管理員必須依據其特色來經營。

      第二個部份,腦科學指出以下這三個行動功能應是管理員精進的方向,也就是雖是不同特色的每個人,其聰明發展與優質老化的人生的智慧展現!切記,這聰明好大腦是和英文數學成績沒有關係的,而是以下三種腦力。
      三行,腦科學的建議是強化三種的腦力,其訓練進行方向是:「勤勞大腦」、「轉念大腦」、以及「強韌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