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心理誌 PsychoLife 第48期春季號-3:靜悄悄的墜落—談孕期流產的心理失落和創傷





撰文:孫莉晴臨床心理師

靜悄悄的墜落談孕期流產的心理失落和創傷

小娟拿著驗孕棒進到廁所裡,三分鐘後,裡面爆出驚叫聲:「是兩條線ㄟ!!」阿明興奮地衝進廁所,兩人開心的擁抱,就在這一刻,縱使寶寶還只是幾乎看不到的胚胎,還有10個月才會來到這個世間,但此刻在小娟和阿明的心中,寶寶彷彿已經誕生了,他們想像著寶寶會像天使般的可愛,但也害怕著寶寶是否沒有預期的完美。
長輩和朋友開始送來的衣物和用品,桌上堆起教養的書,小娟和阿明的世界開始在改變,他們開始規畫著等孩子長大後要換房子,該先給孩子取個小名。但是一個月後,正當兩人準備去領媽媽手冊時,醫生卻告訴這對爸媽,聽不到心跳了,問他們何時來產房把孩子拿掉,這對爸媽驚訝的說不出話來,心裡想著是弄錯了吧?還是我做錯了什麼?
兩個禮拜後,小娟和阿明去醫院拿掉已經出血而確定未活的小孩時,在等候室看見幾個等待生產的媽媽忐忑的坐在外面,小娟感到一陣刺痛,真實的感到心中的悲傷、憤怒和忌妒,長輩在一旁安慰著這沒什麼,是常有的事,叮囑著下次要注意些什麼,阿明在一旁滑手機,其實心裡不知所措,小娟覺得自己正獨自承受失去孩子的痛苦,手術結束後,小娟看著自己其實前後沒什麼變化的肚子,好像什麼都沒有變,卻什麼都變了

兩條線代表著新生命出現的喜悅,這帶來多少成就和滿足,但同時生命的脆弱和無常卻也蟄伏在後,胎兒在母親身體中,有將近1/4的機率會無法成為嬰兒,懷抱著嬰兒夢的母親接到這樣的噩耗,就像從天堂上重重的摔落在地,這樣的摔落是如此無聲而孤獨,又因為這份和寶寶的關係幾乎只有專屬於父母,無緣的寶寶只有父母最確實感受過他的存在,尤其是母親,所以這樣的痛苦好容易就會被忽略,難用明確的語言去述說,也很難讓周遭的人了解。

失落的種類
流產的創傷之所以會如此隱諱複雜,是因為他牽涉的是多重的失落,包含失去胎兒自然伴隨的原初失落:失去和胎兒的關係、失去父母腳色、失去有個孩子的夢想等,然而,當父母和父母周遭的人也困難面對和處理這個原初失落時,可能會引發造次級失落,使這個失落更難復原,包含:
1.無法言述的痛:流產因為傳統文化的忌諱,對於視傳宗接代接代為女性重要價值的東方文化而言,流產甚至是不名譽和羞愧的,是一種失敗,因此很難和身邊的人述說這份傷痛,導致情感不被支持,壓力無處抒發,壓抑的結果反而造成更深的創傷,也造成人際的疏離感。
2.夫妻關係的轉變:原本夫妻關係互動的不協調和困難,可能因此次創傷事件被凸顯,夫妻關係的疏離或衝突,引發更多的壓力和傷害。
3.被究責:失去胎兒的父母,可能被清楚的指責和隱晦的暗示在孕期過程做錯了什麼,像是民間習俗有三個月不能說的禁忌、不能吃冰、不能動家具、不能參加婚禮等等,原本是在為小生命死亡的無常,找出一個合理化的解釋,但是這樣的解釋卻加深父母內心的愧疚和自責,更感到孤立無援。

創傷的表現
創傷往往威脅到自己和重要他人的生命,死亡帶來永遠的結束,也帶來了深深的悲傷和無力感,然而,孕期流產的創傷最難處理的部分是,我們甚至不確定胎兒流產是否可以定義為是一種死亡?還沒出生的胎兒和父母的關係是否存在?這也反映在社會文化裡面並不支持為死去的胎兒舉行正式的喪禮大部分的情況是,胎兒遺體交由醫院處理,父母幾乎不會看到死去的胎兒,這更加深父母對這份失落的困惑感,然而不論哲學思辨和學理上如何定位流產,父母是真真實實的經歷了失去孩子的傷慟,並引發深深的無力感和失控感。
為了因應這樣的失落,悲傷是很正常的反應,悲傷的歷程有益處理失落,促進之後的心理健康和心靈的成長,然而當正常悲傷無法適當的面對和抒發時,就會演變為複雜的悲傷歷程,這時就會干擾正常的生活、社交、人際,甚至婚姻關係。
正常的悲傷歷程包含了:
1.身體:胸悶、胃部不適、噁心、無力、呼吸急、肌肉疼痛、喉嚨有痰等等,出現一些身體上的不舒服,如果初步排除生理問題,很可能是失落帶來的壓力反應。
2.情感:悲傷、生氣、自責、罪究感、焦慮、疲倦、無助、震驚、麻木、解脫感等。
3.想法:不相信、失去信心、責怪、反覆的想為什麼、心神不寧、對死去胎兒有所感應、異常經驗(輕微的和寶寶有關的幻覺)
4.行為:睡眠和飲食的改變、社會退縮、失去動力、相關的夢、嘆氣、呼喚、哭泣、無法專注、尋求靈性的解答。
然而,如果悲傷時間彷彿永無止盡,嚴重干擾了日常生活,或衍伸出物質濫用、酗酒、躁鬱症、過度恐懼等異常症狀,或是過了一段時間才突然延宕性的爆發出強烈悲傷表現,或是以身體症狀和失控的不適應行為來表達悲傷,這些可能就需要謹慎地看待,必要時尋求醫療和心理諮詢的協助。

該如何照顧流產後的心
首先,接受流產本來就會帶來的失落和悲傷,不要急著要自己堅強起來,再來,嘗試用自己的速度,慢慢的把他表達出來,也許是找信任的朋友或家人哭一場,或是上網尋找相關的支持性社團,彼此互相理解和支持,也可以到心理衛生中心尋求心理諮商的資源,和到心理診所或精神科,尋求心理治療的協助,能夠找專家談一談,或是讓醫師開些短期的助眠和心情安定的藥物,會讓這段時間舒服一點。
        也可以試著消化這份悲傷,可以寫信給未出世的小孩,告訴他妳的期待、愛和傷心,和她說說你的感謝,好好道別,可以用一些儀式化的方式寄給他,或者你也可以書寫日記來整理你的心情,和自己對話,或是用畫畫和黏土等創作來表達你對孩子的想念和失落,不論方法如何,最重要的是不要陷入自責的心情裡,記得孩子有他自己的生命歷程,這不是誰的錯,但是既然胎兒來了又走了,一定有他來這世上的價值和意義,試著幫他找出這份意義來,並且相信,時間足夠,這份悲傷會逐漸緩和下來,並帶來新的生命領悟和力量。

備註:
1.參考書目
剝奪的悲傷(心理出版社)
誕生死(新苗出版社)
2.感謝我生命中第一個孩子,他促成了這篇文章,讓我知道走過悲傷歷程真的不容易,附上我那時候為他畫的畫,寫這篇文章時好不容易手忙腳亂的把深藏在櫃子裡的畫找出來,才發現原來悲傷永遠不會完全過去,但是如果你善待悲傷,他會成你生命中一份堅韌又溫柔的力量。




孫莉晴臨床心理師


是行動工作者,目前在輔大學輔中心、新北市國小輔導中心、戒治所、地檢署、新莊心理衛生所、兒福聯盟等單位服務。









本篇Blogger版面編輯| 辜煒焉 臨床心理師

編輯 | 出版發行委員會
聯絡 | 臨床心理師全國聯合會信箱 service@atcp.org.tw

FB粉絲專頁 |【心理誌PsychoLife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心理誌 PsychoLife 第50期冬季號-1:臨床心理 X 電視戲劇:人心即鬼神!專訪《魂囚西門》導演謝庭菡

受訪 | 謝庭菡 導演
採訪 | 李咏庭


笑起來時眼睛圓圓彎彎、酒窩淺淺大大,說起拍片卻是目光炯炯有神、語調充滿情感也節奏分明,她是電影《屍憶》導演謝庭菡。《屍憶》的廣受好評,讓謝庭菡此次在公視自製的懸疑驚悚劇《魂囚西門》中再度接下導演重任,講述一位從美國回台開設心理治療所的臨床心理師魏松言(蕭敬騰飾),為鬼做心理治療的故事。
人心即鬼神!除心魔即是度化人  「我大學讀心理系,原本也想走臨床,後來因緣際會下讀電影研究所,拍起了電影。說起來可能是冥冥之中,我本來沒有打算拍電視劇,當時也在籌備下部電影,但看到《魂囚西門》這個故事時後覺得題材與故事線都很豐富,讓我開始想挑戰自己,透過改編來做一部流暢完整且具電影規格的電視劇」謝庭菡說。 

人心即鬼神!除心魔即是度化人,但要度人就得先度己,在《魂囚西門》原著中的這段話很快抓住謝庭菡的目光,也是整部戲的核心。故事中的主角魏松言遇鬼後因不知所措來到廟裡,和尚「虛空」提點他鬼是人死後所變,因此松言對鬼進行心理治療其實也是在治療這些人變成鬼的心結。說到底,跟心理師一樣仍是在處理人心。故事中將心理師比喻為超度者,謝庭菡說「我想心理師最大的使命或許就在度人心吧!松言在幫助祂們處理心結後,回過頭來也面對了自己的問題,回到度人得先度己這句話,這也是我想透過這部戲,傳達給觀眾的力量。」 
玩戲劇節奏,激盪不同專業間的火花  心理治療有時是緩慢的歷程,但節奏快慢的掌握卻是懸疑驚悚劇裡的重要學問。例如拍鬼片時要鬼從衣櫃上跳下來嚇人,前面就要有個角色去接近那個衣櫃,這就是一種節奏的轉變,該快該慢需要不斷的轉換節奏才能達到最後嚇人的效果,謝庭菡認為即便是在六集六十分鐘的劇裡也必須重視節奏的設計。最初劇本的編寫便已開始玩弄節奏,「我和團隊溝通希望故事的節奏是快的,一直到最後一刻都在盡力改編劇本的節奏設計,我們也用了許多電影情節的拍法,敦促劇情一拍一拍的往下開展。」另外,在鏡頭設計上,謝庭菡也刻意挑戰使用穩定而非手持鏡頭拍攝,來配合主角或治療過程冷靜的設定。 

要完成一部節奏縝密的電視劇,需要強大的專業團隊共同合作。謝庭菡提到,公視提供很大的創作空間,劇本、攝影、服裝造型、美術、音樂音效等都是年輕的一時之選,每個環節都具有各個專業豐富的創作層次,「通常我是先設定一個大方向,和我的團隊們討論,大家提供非常多的創意,都讓這個作品往更好的方向前進。」此外,《…

心理誌 PsychoLife 第49期秋季號-5:長照居家服務,當臨床心理師走入您家!--專訪聊聊治療所張銘倫院長

受訪者:張銘倫 臨床心理師/聊聊治療所院長 撰稿:洪怡婷臨床心理師
座落於台北市松山區的聊聊心理治療所,鄰近東區商圈,自延吉街享用美食後,即可散步到市民大道的位置,鬧中取靜的一樓民宅中,坐下來與臨床心理師聊聊心裡話。

聊聊心理治療所成立未滿一週年,卻投入了政府最新推動的長期照護新制2.0計畫,臨床心理師從小小的治療室出發,走進案主的家中,提供多元的居家服務。聊聊心理治療所張銘倫院長說:「我把臨床心理師的『臨床』兩字,從病床延伸到個案家中的臥床旁,這樣地點的位移,讓我覺得是一個突破。」張院長對臨床心理師服務模式的擴展感到成就與欣慰。


通常轉介的機構單位或者案家,會期待心理師到家中,能夠提供心理治療或心理諮商的服務,然而,張院長在近半年來服務大台北地區的經驗來說,實際在執行長照居家服務的時候並非僅是如此,能夠提供的服務內容是可以同時兼具深度及廣度的;以三級預防制度來論,可兼具一級到三級預防。包含評估性會談、情緒與失智篩檢、衛生教育,同時,透過與案家的討論,提供客製化的心理服務。
確實與一般社會大眾對於心理師的印象有所不同,心理師能夠提供長照居家服務,在台灣目前來說,是一項新穎的服務方式。之所以會走上這樣的服務模式,也與張院長個人求學以及生命經驗有關。由於過去曾接受過護理專業訓練,讓她在拓展心理事業版圖有更多創新的服務理念。張院長認為,全人式照護是創業的核心理念,長幼兼顧是聊聊心理治療所要發展的特色。因此,在承接長照居家服務的案家時,張院長能服務者眾,長照並非只服務長者,有時是一些早期失能或外出不便的年幼者,像是語言發展遲緩、腦性麻痺、自閉症者。
同時,在心理師訓練的過程中,張院長接觸許多治療方法,包含表達性藝術治療、舞蹈治療、音樂治療、戲劇治療、心理劇、牌卡等,這些其實從護理背景的角度來看,著實是一種輔助醫療的模式,讓她在執行長照居家服務能得心應手。
在尚未開業前,張院長對於成長性團體的興趣,因緣際會之下開啟了長照居家服務之路。成長性團體包含處理人際、情緒、適應等問題,當時院長整合各職類的專長,例如物理治療師、語言治療師、廚師、營養師合辦的「盲食x慢食」活動。也因為服務的廣度擴張,早先一步踏入長期照護之領域,在政府開始執行長照新制2.0計畫時,她已準備好提供各項豐富的服務內涵,變順水推舟地踏入這個新的場域。
對張院長來說,第一位正式接受居家服務的案主,是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該名案主,因…

心理誌 PsychoLife 第50期秋季號-4:讓我們選擇「主動不老」-護腦養腦的三念三行

作者 | 郭乃文 成功大學醫學院行為醫學研究所(合聘健康照護科學研究所)教授/中華民國臨床心理師公會全國聯合會 理事長
邀稿/校稿 | 饒家榮


      二十一世紀的醫學不只發現大腦是全身最晚老化的器官之一,還知道利用這個腦系統,可以調整身體的條件與心理表現;像是有經驗的優良駕駛善用一台舊車,既懂得欣賞老車且與愛車合作無間。
健腦:身心健康醫學的最新顯學       研究如何讓一個人進行正確護腦養腦的人生計畫,是身心健康醫學的最新顯學,因為已經有許多證據說明「健腦協助健生」,健生包含健身體和健生活。健身體部分,一方面透過自主神經系統和免疫系統功能,能讓身體有良好平衡和較佳生理條件;另一方面,透過養成良好生活習慣,能降低慢性病發生的機率與減少衰弱程度。而,健生活部分,則是透過主動栽培自己自我覺察和執行力之過程,讓生命擁有幸福感與價值感。
透過三念三行來進行健腦       以下以「三念三行」(三個概念、三個行動)來介紹由腦科學證據所建議的護腦養腦原則:
      首先,三念,就是要擁有「大腦是可以訓練的」、「大腦必須要訓練監控能力」以及「聰明好大腦的定義有許多種」這三個概念,並時時提醒自己。
      腦科學研究說明,腦系統靠著大約860億個不同功能的神經細胞之間的合作來產生「活下來與活得好」的功能,這些神經細胞隨時都在相互傳遞訊息,所以不必害怕自己的思慮會混亂或不安穩,因為這是必然的啊! 還好人類長期演化下來的系統,配備了一個監控機制,就像是圖書館或博物館配備管理員來協助維持該館的營運,因此,人腦經營自己的力量就像是這管理員一般,掌管生心理的平衡和生命表現。只是大家必須認清,並沒有任何人是天生就被配備著優秀盡職的管理員,而是很公平地、無論其祖先或八字有多強,每位人腦中的管理員的效能都需要在生命中透過足夠的經驗和訓練才能展現出良好表現。而第三個概念引伸出來的,就是不要隨便和別人比來比去,想想,不同圖書館或博物館都有其特色,所以每位管理員必須依據其特色來經營。

      第二個部份,腦科學指出以下這三個行動功能應是管理員精進的方向,也就是雖是不同特色的每個人,其聰明發展與優質老化的人生的智慧展現!切記,這聰明好大腦是和英文數學成績沒有關係的,而是以下三種腦力。
      三行,腦科學的建議是強化三種的腦力,其訓練進行方向是:「勤勞大腦」、「轉念大腦」、以及「強韌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