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心理誌 PsychoLife 第47期秋季號-3:臨床心理×棒球運動-和球員一起Faster, Higher, Stronger!




專訪/許皓瑋 臨床心理師                         
採訪/李咏庭 臨床心理師


「打擊出去!」每當身為「國球」的棒球在重要的國際賽事上出場時,全民熱切的關注,總能為棒球場上注入一股活力。而備受期待的球員們,也在炙熱的關切眼神中,上場競技。其壓力之大,可以想見。在球員的背後,有一群人,他們關注的不只是球賽是否勝利,他們也在乎並幫助身處其中的球員,去面對可能因著與球團合作所衍伸的合約與法律問題,或是協助球員面對因著心理壓力影響而無法正常發揮實力的困難。臨床心理師許皓瑋便是在球員身後,扮演著這樣的一個角色。

身為一位臨床心理師,是怎麼樣跨界到棒球運動進行心理服務呢?

「我從小就跟棒球有滿多的連結,也很喜歡這項運動,每次在國際比賽聽到什麼球員心理素質不好、抗壓性不夠等的評論時,都會很希望自己可以為棒球多做一些事情。讀研究所時在國際研討會上遇到一個同樣有臨床背景,然後在運動產業服務的人,就覺得很酷,很想要跟他做一樣的事。但台灣當時的棒球環境不太好,自己只敢想像但不敢去做。」許心理師說。

只敢想像但不敢去做的事,卻也被悄悄地播下種子,持續發芽。許心理師在進入醫院工作後,感到自己希望能有更不一樣的嘗試,也希望能更順著自己的心意,而決定離開醫院,去完成台灣運動心理協會對運動心理諮詢老師的課程與培訓,並到輔仁大學甲組棒球隊實習,實習結束後也繼續留在棒球隊裡累積經驗。之後,透過教練的引薦,許心理師進入統一球團擔任心理訓練員的工作。因在統一球團與許多球員建立了信任關係,許心理師離開統一後仍有球員持續與他接觸,球員的經紀人便與許心理師談合作,也開啟他跨入運動經紀產業做進一步服務的契機。「我覺得從經紀公司這個角度切入幫助球員會更有力,因為過去在球團他們是資方的角度,會希望知道哪一個球員有狀況,這會與我們的保密原則牴觸,會有界限拿捏的問題。但經紀公司的角度比較是只要對球員有幫助的事情都很支持去做,球員也會比較安心,因為他知道你是來幫他的。」許心理師解釋到。



在許心理師的工作內容裡,有很大一部份是透過心理學方法來去輔佐球員。舉例來說,在職棒場上球員最常遇到的就是壓力很大,會影響表現,但有時候球員不一定知道自己怎麼了。或是在重要比賽中的失誤會在網路上有很多批評謾罵,那很多心思細膩的球員就會受到影響。「我們的工作就是在跟球員建立連結,對我們有更多信任,讓他能在面對壓力時知道找誰求助,可以及時化解壓力,讓表現恢復穩定。」許心理師說。

說起來簡單,但實行起來卻一點也不容易。

因為這一群運動員,從小被要求當男子漢,最信任的人也常常是教練,很多情緒或情感層面的東西不一定會有很好的方法抒發或化解。許心理師提到,在球員生涯中,難免會遇到受傷、表現不佳、表現不上不下、沒有表現舞台、或是遇到太多外界批評導致表現難以回升的時候,「如果我們能在球員面對這些波動時,提供給他一些呼吸的空間,那這個關係才有辦法建立,也才能讓他下次再遇到困難時,知道可以去哪裡找資源,這樣他們也才能有穩定的表現,而穩定的表現也可以為他們帶來更高的收入」。



此外,許心理師也提醒到,在對運動員提供心理服務時,其實也更需要對該項運動的特性有更多的理解。例如團體競技跟個人競技球員所面臨的特性就不太一樣,運動內容也有差異,遇到的困難也不盡相同,因此更需要對球員有所尊重,而不是強加建議給對方。許心理師提到:「對方是專業球員,我們只是一般人,難道他們會需要我們去教他怎麼打球嗎?這是絕對不可能接受的,我們能做的事情是讓球員了解有人可以真正理解他在球場上面對的困難,如此一來才有辦法去做討論跟調整」。另一方面,認識在這個領域裡同樣打拼的其他專業(例如防護員、物理治療師等)也相當重要,不斷的擴充知識,也才能適時地對球員提供深入的協助。

離開醫院,走入棒球場工作,是許心理師原本只敢想像的工作模式。「投入以後,發現自己每天面對棒球場時心情是很興奮的,跟在醫院是不太一樣的體驗。運動員不斷在追求的是faster, higher, stronger,他們的某種特質會讓我覺得在一起工作時很受到感染,是大家一起向前的感覺。當我跟運動員有良好的關係時,他會主動跟你fist bump(拳頭對碰),這是一種信任的聯結,那一刻會覺得很滿足很充實。」而這也是跨足運動經紀領域三年多的許心理師,願意持續耕耘下去的動力。


台灣現今的運動環境仍在面臨許多挑戰,但也有越來越多人帶著新的觀念與熱情投入這個戰場,也讓臨床心理有了更多元服務的機會。或許,就如同許心理師與許多棒球員們的故事一樣,當工作能激起我們的熱血時,那便是我們應該要去揮灑的地方。


受訪者介紹
●許皓瑋 臨床心理師
●輔仁大學臨床心理系碩士,現服務於帕菲克運動娛樂經紀公司。
●熱愛棒球運動,經常在棒球場與球員間穿梭,協助球員進行心理訓練,面對職業賽場壓力。


==========
採訪者簡介:
●李咏庭 臨床心理師
●現服務於台北馬偕醫院。喜歡文字也喜歡旅行,每天帶著冷靜的腦與熱切的心,凝視著人們錯綜複雜的關係網絡。


本篇Blogger版面編輯| 饒家榮 臨床心理師

編輯 | 出版發行委員會
聯絡 | 臨床心理師全國聯合會信箱 service@atcp.org.tw
FB粉絲專頁 |【心理誌PsychoLife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心理誌 PsychoLife 第50期冬季號-1:臨床心理 X 電視戲劇:人心即鬼神!專訪《魂囚西門》導演謝庭菡

受訪 | 謝庭菡 導演
採訪 | 李咏庭


笑起來時眼睛圓圓彎彎、酒窩淺淺大大,說起拍片卻是目光炯炯有神、語調充滿情感也節奏分明,她是電影《屍憶》導演謝庭菡。《屍憶》的廣受好評,讓謝庭菡此次在公視自製的懸疑驚悚劇《魂囚西門》中再度接下導演重任,講述一位從美國回台開設心理治療所的臨床心理師魏松言(蕭敬騰飾),為鬼做心理治療的故事。
人心即鬼神!除心魔即是度化人  「我大學讀心理系,原本也想走臨床,後來因緣際會下讀電影研究所,拍起了電影。說起來可能是冥冥之中,我本來沒有打算拍電視劇,當時也在籌備下部電影,但看到《魂囚西門》這個故事時後覺得題材與故事線都很豐富,讓我開始想挑戰自己,透過改編來做一部流暢完整且具電影規格的電視劇」謝庭菡說。 

人心即鬼神!除心魔即是度化人,但要度人就得先度己,在《魂囚西門》原著中的這段話很快抓住謝庭菡的目光,也是整部戲的核心。故事中的主角魏松言遇鬼後因不知所措來到廟裡,和尚「虛空」提點他鬼是人死後所變,因此松言對鬼進行心理治療其實也是在治療這些人變成鬼的心結。說到底,跟心理師一樣仍是在處理人心。故事中將心理師比喻為超度者,謝庭菡說「我想心理師最大的使命或許就在度人心吧!松言在幫助祂們處理心結後,回過頭來也面對了自己的問題,回到度人得先度己這句話,這也是我想透過這部戲,傳達給觀眾的力量。」 
玩戲劇節奏,激盪不同專業間的火花  心理治療有時是緩慢的歷程,但節奏快慢的掌握卻是懸疑驚悚劇裡的重要學問。例如拍鬼片時要鬼從衣櫃上跳下來嚇人,前面就要有個角色去接近那個衣櫃,這就是一種節奏的轉變,該快該慢需要不斷的轉換節奏才能達到最後嚇人的效果,謝庭菡認為即便是在六集六十分鐘的劇裡也必須重視節奏的設計。最初劇本的編寫便已開始玩弄節奏,「我和團隊溝通希望故事的節奏是快的,一直到最後一刻都在盡力改編劇本的節奏設計,我們也用了許多電影情節的拍法,敦促劇情一拍一拍的往下開展。」另外,在鏡頭設計上,謝庭菡也刻意挑戰使用穩定而非手持鏡頭拍攝,來配合主角或治療過程冷靜的設定。 

要完成一部節奏縝密的電視劇,需要強大的專業團隊共同合作。謝庭菡提到,公視提供很大的創作空間,劇本、攝影、服裝造型、美術、音樂音效等都是年輕的一時之選,每個環節都具有各個專業豐富的創作層次,「通常我是先設定一個大方向,和我的團隊們討論,大家提供非常多的創意,都讓這個作品往更好的方向前進。」此外,《…

心理誌 PsychoLife 第49期秋季號-5:長照居家服務,當臨床心理師走入您家!--專訪聊聊治療所張銘倫院長

受訪者:張銘倫 臨床心理師/聊聊治療所院長 撰稿:洪怡婷臨床心理師
座落於台北市松山區的聊聊心理治療所,鄰近東區商圈,自延吉街享用美食後,即可散步到市民大道的位置,鬧中取靜的一樓民宅中,坐下來與臨床心理師聊聊心裡話。

聊聊心理治療所成立未滿一週年,卻投入了政府最新推動的長期照護新制2.0計畫,臨床心理師從小小的治療室出發,走進案主的家中,提供多元的居家服務。聊聊心理治療所張銘倫院長說:「我把臨床心理師的『臨床』兩字,從病床延伸到個案家中的臥床旁,這樣地點的位移,讓我覺得是一個突破。」張院長對臨床心理師服務模式的擴展感到成就與欣慰。


通常轉介的機構單位或者案家,會期待心理師到家中,能夠提供心理治療或心理諮商的服務,然而,張院長在近半年來服務大台北地區的經驗來說,實際在執行長照居家服務的時候並非僅是如此,能夠提供的服務內容是可以同時兼具深度及廣度的;以三級預防制度來論,可兼具一級到三級預防。包含評估性會談、情緒與失智篩檢、衛生教育,同時,透過與案家的討論,提供客製化的心理服務。
確實與一般社會大眾對於心理師的印象有所不同,心理師能夠提供長照居家服務,在台灣目前來說,是一項新穎的服務方式。之所以會走上這樣的服務模式,也與張院長個人求學以及生命經驗有關。由於過去曾接受過護理專業訓練,讓她在拓展心理事業版圖有更多創新的服務理念。張院長認為,全人式照護是創業的核心理念,長幼兼顧是聊聊心理治療所要發展的特色。因此,在承接長照居家服務的案家時,張院長能服務者眾,長照並非只服務長者,有時是一些早期失能或外出不便的年幼者,像是語言發展遲緩、腦性麻痺、自閉症者。
同時,在心理師訓練的過程中,張院長接觸許多治療方法,包含表達性藝術治療、舞蹈治療、音樂治療、戲劇治療、心理劇、牌卡等,這些其實從護理背景的角度來看,著實是一種輔助醫療的模式,讓她在執行長照居家服務能得心應手。
在尚未開業前,張院長對於成長性團體的興趣,因緣際會之下開啟了長照居家服務之路。成長性團體包含處理人際、情緒、適應等問題,當時院長整合各職類的專長,例如物理治療師、語言治療師、廚師、營養師合辦的「盲食x慢食」活動。也因為服務的廣度擴張,早先一步踏入長期照護之領域,在政府開始執行長照新制2.0計畫時,她已準備好提供各項豐富的服務內涵,變順水推舟地踏入這個新的場域。
對張院長來說,第一位正式接受居家服務的案主,是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該名案主,因…

心理誌 PsychoLife 第50期秋季號-4:讓我們選擇「主動不老」-護腦養腦的三念三行

作者 | 郭乃文 成功大學醫學院行為醫學研究所(合聘健康照護科學研究所)教授/中華民國臨床心理師公會全國聯合會 理事長
邀稿/校稿 | 饒家榮


      二十一世紀的醫學不只發現大腦是全身最晚老化的器官之一,還知道利用這個腦系統,可以調整身體的條件與心理表現;像是有經驗的優良駕駛善用一台舊車,既懂得欣賞老車且與愛車合作無間。
健腦:身心健康醫學的最新顯學       研究如何讓一個人進行正確護腦養腦的人生計畫,是身心健康醫學的最新顯學,因為已經有許多證據說明「健腦協助健生」,健生包含健身體和健生活。健身體部分,一方面透過自主神經系統和免疫系統功能,能讓身體有良好平衡和較佳生理條件;另一方面,透過養成良好生活習慣,能降低慢性病發生的機率與減少衰弱程度。而,健生活部分,則是透過主動栽培自己自我覺察和執行力之過程,讓生命擁有幸福感與價值感。
透過三念三行來進行健腦       以下以「三念三行」(三個概念、三個行動)來介紹由腦科學證據所建議的護腦養腦原則:
      首先,三念,就是要擁有「大腦是可以訓練的」、「大腦必須要訓練監控能力」以及「聰明好大腦的定義有許多種」這三個概念,並時時提醒自己。
      腦科學研究說明,腦系統靠著大約860億個不同功能的神經細胞之間的合作來產生「活下來與活得好」的功能,這些神經細胞隨時都在相互傳遞訊息,所以不必害怕自己的思慮會混亂或不安穩,因為這是必然的啊! 還好人類長期演化下來的系統,配備了一個監控機制,就像是圖書館或博物館配備管理員來協助維持該館的營運,因此,人腦經營自己的力量就像是這管理員一般,掌管生心理的平衡和生命表現。只是大家必須認清,並沒有任何人是天生就被配備著優秀盡職的管理員,而是很公平地、無論其祖先或八字有多強,每位人腦中的管理員的效能都需要在生命中透過足夠的經驗和訓練才能展現出良好表現。而第三個概念引伸出來的,就是不要隨便和別人比來比去,想想,不同圖書館或博物館都有其特色,所以每位管理員必須依據其特色來經營。

      第二個部份,腦科學指出以下這三個行動功能應是管理員精進的方向,也就是雖是不同特色的每個人,其聰明發展與優質老化的人生的智慧展現!切記,這聰明好大腦是和英文數學成績沒有關係的,而是以下三種腦力。
      三行,腦科學的建議是強化三種的腦力,其訓練進行方向是:「勤勞大腦」、「轉念大腦」、以及「強韌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