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心理誌第45期春季號-1:手與心的交流-住在沉默裡的豐沛生命


文章| 吳雅琴 臨床心理師    
邀稿| 沈淑貞 臨床心理師     

  因為一些因緣際會,讓我有機會以手語翻譯員的角色接觸聾人的生活。平時在翻譯時,除了要盡本分負責語言的轉譯、不斷訓練翻譯技巧外,也因為心理學的訓練背景,意識到語言之外,聾人與聽人之間許多本質的不同,很開心能藉由這次機會分享一下自身所觀察到的經驗。

  記得有一次,我擔任聾人和心理師間的翻譯,聾人嘗試用手語告訴心理師與家人發生爭執後的心情。他先用食指從太陽穴的位置奮力向空中畫出一道線,表示自己當時真的非常生氣;再用手掌側邊在心窩位置劃下一道痕跡,表示心上一把刀,意指忍耐;配合著生動的表情,瞪著大眼、皺眉、用力抿嘴,眼神直視著某處,意味著當時就是用那樣的表情看著他的家人;接著又生氣的跺腳,雙手抱胸,臉部往右上一轉,挑眉,眼睛一閉,表現出「我不想理你了」的樣子。表達過程中,聾人將當時與家人發生爭執的自己透過雙手、肢體、表情從過去搬到了現場,藉著手語讓我與他處在同樣的時空,當時的我像是看了一場現場演出的舞台劇般震撼。翻譯時,我的情緒和語氣隨著他的表達震動著,感受到自己不只是負責語言翻譯,還要想盡辦法忠實翻譯他的表達,呈現他在沉默中發出巨響的人生。

  然而,要將這樣立體語言轉換成大眾習以為常的平面文字是有難度的。手語的表達是如此的原初且自然,例如聾人生氣的表情,身為翻譯員的我究竟要透過什麼樣的詞彙或語氣才能精確的貼近他的情緒呢?這對翻譯員來說是場終其一生的修鍊;而對心理師來說,要面對的更多是接收二手訊息所承擔的風險,聾人在表達過程中會不斷望向翻譯員,雖然翻譯員可透過語言和語氣去貼近聾人的生命經驗,但那樣的感受終究沒有在雙方眼神凝視之下,面對面感受來得純粹且直接。手語是以視覺和圖像作為基礎的語言,如同剛剛的情境,聾人在表達過程中,除了表情和雙手外,同時也會透過整個身體演繹出他生活的樣貌,包含手腕、手臂的力道、手在空中畫過的軌跡、每個手勢的相對大小、手語的速度、角度、位置、臉部與肩頸肌肉緊張程度、眼神直視的深度、身體前傾的角度等等,都是聾人展現自己的方式,若這些訊息全然透過平面文字代替,就有可能會漏掉身體現場帶來的重要訊息,例如翻譯員所轉譯的「非常的生氣」,可能就會讓心理師忽略掉聾人「如何」呈現他氣憤的過程。


  若「在互動中找到彼此共在的頻率,以了解、同理對方的處境與感受」是心理治療關係中的基礎,那麼助人工作者就有需要去認識聾人存處在這世上的樣貌,以利更貼近這群人。這些認識包含聾人是如何透過視覺和手語去感知所處的世界、如何與聽人和聾人相處、如何建構他們的日常等。雖然每個人的生命經驗不盡相同,但可以試著從聾人每天都會使用的語言-手語開始。

  手語因應聾人溝通需要衍生出各種代表不同意義的手勢動作,具地域性,不同地區會有不同方言手語,例如台灣南部和北部的手語就有些微的不同。這些手勢大多以視覺上最明顯的特徵做為定錨,舉例來說,聾人會以一個人視覺特徵最明顯之處當作對這個人的定位,也就是「手語名字」,例如「王小明」是一般聽人對一個人的指稱;而「粗眉/男生」則是聾人對一個人的指稱。這些手勢除了是概念的表徵外,也蘊含了一個人生活的現場,同樣的概念在用手語呈現時可能因此有不同的手勢動作。例如「吃飯」,描述台灣人吃飯,是使用雙手做出拿筷子吃飯的樣子呈現;若要描述印度人吃飯,則是使用手拿飯的手勢表達。聾人在表達事情時強調視覺化的佈局,可以同時呈現事件脈絡、參與者的相對位置、參與者之間的關係。

  使用手語溝通的聾人更加認同自己的聾人身分,對於聾人族群更有歸屬感。手語同時也是聾人自我認同的基礎,手語裡蘊含著聾人參與世界、刻畫世界、情感表現、與人互動的模式,是需要透過經驗中的各種反思與時間的淬鍊,慢慢形成現今自我穩定的樣貌。這群生活在寂靜中的人們擁有著有別於聽人的語言、文化和自我認同過程,因此「聾人」與「聽不到的聽人」間無法明確地劃上等號。換言之,社會大眾習以為常的「常態/非常態」、「適應/不適應」等以「非」來界定「常」的評估標準,不見得能夠說明清楚聾人的特性,在一些時候太快給予偏態或落後的標籤,可能讓助人工作者有先入為主的印象,而無法順利覺察到聾人在沉默中展現出豐沛的生命力。

  那麼,助人工作者可以如何與這群人相處呢?這也許可以從最根本-「如何看待一個人」的態度開始,將聾人視為擴大「常」的可能性,如同擁有自己文化的少數民族般。助人工作者可試著想像自己身處國外,在所有習以為常的語言皆失效時,只能用雙眼的觀察和身體語言與陌生人溝通的情境,去嘗試體會聾人的感受。自己從事翻譯工作這幾年,感受到聾人行為觀察力佳,可細膩的覺察對方表情和肢體的細微變化,因此助人者可透過一個友善的微笑、溫暖的注視開啟雙方的互動;若助人者不會手語,也沒有翻譯員在旁輔助,除了書寫外,也可輔以「圖」或「戲」的媒介與聾人互動,配合簡單明瞭的手勢、喜怒哀樂的表情,會比誇張的嘴型更貼合聾人習以為常的表達形式。互動過程中即便無法暢行無阻的溝通,當對方感受到助人工作者努力嘗試的善意時,聽聾雙方更有機會建立友善的關係,這樣的一小步,可以是讓未來彼此互相靠近的一大步,小往而大來。

備註:
1、一般聾人的溝通方式可分為手語口手語口語三種方式,本文所討論的對象是以使用手語為主要溝通管道的族群。

2、文裡所提的「聽人」意指可聽到外界聲音、能透過聲碼順暢溝通的人們。

受訪者介紹


受訪 | 吳雅琴 臨床心理師

證照 | 臨床心理師證書 (考試院)
           手語翻譯 (勞委會)

學歷 | 國立東華大學臨床與諮商心理學系
           國立政治大學心理系臨床心理組碩士班

現職 | 臨床心理師
           台北慈濟醫院神經內科
           中華民國聽障人協會

           手語翻譯員
           台北市政府社會局
           台北市政府勞動力重建運用處
           新竹市政府社會處
           新北市政府社會局


經歷 | 台北市政府1999-手語市政服務人員



本篇Blogger版面編輯| 饒家榮 臨床心理師


編輯 | 出版發行委員會
聯絡 |
全聯會信箱 service@atcp.org.tw
出版發行委員會信箱 clinicpsy.tw@gmail.com
心理誌粉絲專頁 fb 【心理誌PsychoLife】

歡迎轉載,請標明出處,勿任意擅改內文。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心理誌 PsychoLife 第50期秋季號-1:長照心視野-連結醫療與社區長照的臨床心理師

專訪/林欣儀 臨床心理師 邀稿/蒙宛筠 校稿/饒家榮

      長照2.0的政策已陸續在全台各地的相關單位執行中,長照這個領域對臨床心理師來說,是一個全新的挑戰,這次邀請到長期與失智症老人一起工作的林心理師分享她的經驗,起初是如何跨入長照這一個陌生的領域?如何將醫院的經驗帶進社區的失智症團體中?以及當她從南部的社區跨到北部的社區後的發現。 想做社區長照的起源      我從碩士班開始密集接觸失智症的個案,拿到臨床心理師證照後,初出茅廬的我到了高雄市立凱旋醫院任職,接觸的個案是以失智症個案居多,當時並沒有想過在醫院的空間以外還可以做些什麼,但某次為失智症奶奶追蹤評估認知功能,以及與擔任主要照顧者的丈夫會談時,我照例問起平常照顧奶奶有沒有遇到什麼樣的困難,爺爺突然氣急敗壞的抱怨起奶奶常不願洗澡,督促她時總推託洗過了,有時卻半夜跑到浴室要洗澡,鬧得雞犬不寧。當時我絞盡腦汁的跟爺爺討論起如何輔助奶奶記得自己是否已洗過澡,爺爺卻無奈地擺擺手對我說:「妳說的這些方式沒有效果的啦!」當時我突然驚覺自己只是坐在醫院的評估室裡,半年或一年才見到個案一次,自己憑空想像著他們生活的環境而產生出的建議,對家屬來說可能根本搔不到癢處吧? 跟失智症病程賽跑,「少輸為贏」!      這樣的想法默默地植入了心底,到了2016年秋天,有了一個到鳳山老人日照中心帶領失智症團體的契機,這是第一次正式離開醫院進入到社區。老實說,內在的焦慮感比新奇感還強烈多了,當時的自己對於認知促進團體運作原則並不具備足夠的了解,一個人矇著頭摸索如何應用過去學到的心理學知識設計教案。所幸,日照中心的爺爺奶奶都非常可愛,每週進到教室,總看見大家笑咪咪的迎接我,降低了我的焦慮感,他們可能在我走出教室後就不記得我是誰,但在課程中自然友善地與他們互動,可從中感受他們的正向回饋,常常有奶奶在課後點心時間硬是要把我留下,想把手上的蛋糕分給我吃。後來就轉念想著:在跟失智症病程賽跑的過程中,我可能只能做到「少輸為贏」,或許這樣的認知訓練不會有太戲劇化的轉變,但能夠帶給他們正向的情緒感受與人際互動經驗,或許也是一種幫助了吧。 發想長照方案,深入思考與學習      2017年在凱旋醫院臨床心理科參與了衛生福利部的「預防與延緩失能照護服務計畫」,與多位臨床心理師合作下發展了「寶智慧認知促進團體實證應用方案」。在教案編制過程中學到了很多團體運作的原則…

心理誌 PsychoLife 第49期夏季號-3:解讀心時尚-你好,不好?

專訪/張雅綺 臨床心理師
採訪/饒家榮

讓大家了解憂鬱並包容這件事是身為臨床心理師的其中一個社會責任,除了文字、圖片或影片外,是否有其他的呈現方式讓大家理解呢? 這一期特別邀請到兼職創作服飾品牌的臨床心理師張雅綺,請她談談這一款跟憂鬱有關的概念服飾。

Q:想請您介紹自己與您對於時尚的看法
我目前為從事兒童相關領域的臨床心理師,喜愛臨床心理的工作,相信治療師的力量,孩童們藉由療育逐漸進步,看到孩子們自身的無限可塑性。

由於喜愛時尚,從小對服飾有著莫名興趣,我認為服飾揭露了我們沒有說出口的訊息,穿著讓人無須言語就能穿透直達你的心靈,推測你的個性、情緒、興趣,而服飾的美麗也帶給了我們力量,它可以是偽裝,也可以是真實。

時尚是集結美、娛樂、觀賞為一體的藝術表達,具有引起話題的強大力量,以時尚做為媒介詮釋社會議題、自身想法,人們更容易消化這類沉重的議題,讓年輕人更願意接受、觸碰全新的觀點,如同英國服裝設計師Vivienne Westwood的時裝,對她而言服裝從來不止是錦上添花的東西,而是一種態度。

因此,我試圖將心理學與時尚結合,讓年輕世代更能輕易瞭解心理相關議題,心理學不再有距離,而是與他們的生活共存。
Q:可以介紹您目前籌備有關心理主題的服裝品牌故事嗎
Tius是我目前正在籌備的服飾品牌,預計推出的首款商品I'M FINE Tee,以近年流行的Slogan Tee為架構,I'M FINE靈感來自於現代人的情緒壓抑,外在看似堅強與內心的傷痛呈現強烈對比,亮麗的外表不等同於自身內在狀態,從韓國影星SHINee金鐘鉉、聯合公園主唱查斯特(Chester Bennington)到喜劇演員羅賓·威廉斯、金凱瑞,令人稱羨的外在生活、光鮮的外表,但他們卻飽受憂鬱情緒困擾,人前笑容,人後無望;多數人都有憂鬱情緒的時刻,雖不見得為憂鬱症,但憂鬱情緒與憂鬱症共通點皆來自於難以快樂,療傷的時刻,擁有家人朋友的陪伴,甚至是專業人員的協助,讓他們知道「不需要獨自一人,你已經勇敢很久了,現在換我們來陪伴,一起面對吧! 一切都會好轉的」。


我相信人的復原力,每個偽裝堅強受傷的心靈,在陪伴協助下,會再次修復,呈現出真實的美好,不再需要偽裝。I'M REALLY FINE  : )
Q:從憂鬱的角度來看,I'M FINE 的含義是如何反映正面的力量呢?
I'M FINE Tee是以負…

心理誌 PsychoLife 第49期夏季號-4:催眠治療,跟你想的不一樣

專訪/黃天豪 臨床心理師 採訪/麻筱涵

催眠治療,跟你想的不一樣
午後,空氣中瀰漫著咖啡香,在天豪心理師引領下,我們踏上此趟「催眠治療」之旅…
心理治療界的搖滾盛事
     「心理治療演進大會(The Evolution of Psychotherapy)」始於1985年,為慶祝心理治療100週年,乃由催眠大師米爾頓.艾瑞克森(Milton H. Erickson)1的嫡傳弟子、亦是是艾瑞克森基金會的創辦人及現任執行長傑弗瑞.薩德(Jeffrey K. Zeig)所創辦,每一屆均廣邀心理治療界的先驅學者共襄盛舉,教科書中的大師齊聚一堂,絕對是臨床工作者值回票價的朝聖之旅!
因緣際會…
         艾瑞克森基金會在臺灣也成立了正式的分會—華人艾瑞克森催眠治療學會,致力推廣催眠治療,舉辦工作坊。

天豪心理師談及自己初入臨床工作時,秉持著一顆學習好奇的心進入了催眠治療的學術殿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