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心理誌第43期夏季號-5:打破毒癮世界的高牆


受訪  | 陳秀卿 臨床心理師        
採訪  | 孫莉晴 臨床心理師

這一期心理誌專訪了在戒治所和毒品成癮者工作15年的資深臨床心理師陳秀卿,和我們分享在牆的另外一邊,毒癮的世界。


很多人很難理解,為什麼這些使用毒品者,會這麼困難脫離毒癮?
    “毒品這個詞,是法律上給他的定義,但這個東西一般人會去用,一定有他吸引人的地方,某種程度對大腦和心理有影響,讓我們感覺到不錯,感覺到好,所以人才會想要繼續用下去,只是他後面卻衍生生理上、心理上、行為上、社會層面的傷害,所以醫學上我們稱之為成癮物質,成癮物質就是會讓人上癮,會讓人不顧後果的使用它,而所謂毒品這個名詞,是法律上給的刻版印象,其實它就是有吸引力的東西,但是造成的傷害太大。


"成癮"是大腦的疾病,雖然很多人很難接受成癮者戒了又再用,但它可能就像是其他慢性疾病一樣,是可能再復發的,再復發不代表著他沒有努力,沒有在進步,只是它疾病的性質就是這樣。當它再復發的時候,就是再醫療和再治療,找出這次再復發的問題是什麼,趕快康復起來,維持穩定的生活,努力去減少再復發的頻率,拉長間隔時間,這是美國藥物疾病管制局的觀念,只是國內很少在做這方面的宣導。

一般人該怎麼樣去理解和接近這些人?
    一般民眾都是站在圈外人的立場在看這個問題,他們很難了解,到底這些用毒品的人在想什麼?感受什麼?到底為何一直用?為何一直進進出出監獄?為什麼這麼難戒?這真的很難去了解!一般社會大眾都是站在圈外人的立場去看,如果說一般社會大眾真的要了解,是要站在圈內人的立場去理解他們的處境。

    要站在圈內人的立場,其實很簡單,就是我們心理學說的同理心,也就是要站在他們的立場去想,為什麼他會再進來?為什麼會一再的使用?為什麼他說要戒又再使用?所以到底他為什麼想用?他的困難在哪裡?或是他需要什麼樣的幫助?



身為吸食毒品者的親朋好友,該怎麼樣去幫助他們?
第一步:同理成癮者,站在他們的立場去想。

第二步:照顧好自己。我覺得當人和人之間有一些利益的衝突時,會很難去站在對方的立場去著想,成癮者的親朋好友,為這些人做太多的時候,就會產生利益衝突,心理就會覺得失望、生氣,所以我覺得要適度的關心支持他,但不要為他做過度的事情,不要太犧牲到自己,當你不會覺得太衝突,太委屈,你才有辦法去替他想,你才有辦法去支持他,關心他,但不是過度奉獻,才真的有辦法幫助他,你也不會因為做太多,而讓他變得沒有功能,這樣他才有辦法自己站起來。

第三步:接受再教育。家屬除了了解如何協助成癮者家屬之外,可能同時也需要接受支持與協助,才能在陪伴成癮者家屬戒癮的過程中站穩腳步、平衡生活。
1.戒治所會對收容人家屬辦理電話諮詢、家屬衛教。
2.各地毒品危害防制中心也接受家屬電話諮詢,並不定期辦理家屬支持與衛教團體。
3.法務部戒毒專線:0800-770-885
4.其他戒癮的機構,如衛福部指定的藥酒癮專責醫院,晨曦會、主愛之家等宗教性的中途之家,除了提供藥酒癮者服務外,若家屬有疑問與困擾,也可以向機構人員請求諮詢與建議。
    但是前提是家屬願意克服自己心裡的障礙,去尋求協助,通常有一些家屬會覺得不敢讓其他人知道家裡面有人在吸毒,這是讓他們覺得很羞愧的事情,不想要讓人知道有親人吸毒或被關,家醜不可外揚,社會大眾對吸毒者都還有一些刻板印象,因此家屬常常不敢去面對這個問題,不敢去尋求協助。所以如果社會大眾可以真實理解吸毒者的處境,而不帶著有色眼光去看待,那麼不只吸毒者,就連他們的家屬都可以勇敢的站出來尋求協助。


你是如何幫助毒品成癮者?
    他們要擺脫掉毒品,首先要先有動機,認知到這個東西有吸引力,但是帶來傷害,他不需要依靠這些東西,去達到他想要的目的,人生其實有其他更好的方法,或是次好的方法,但是是比較沒有傷害的。先有動機,想要用其他方式來過生活,有動機之後,要去幫助他們了解在戒癮歷程中會遇到哪些瓶頸,像是,當他一旦下定決心之後,還是會受到毒品的誘惑,受到大腦牽制的影響,受到週遭朋友環境的影響,而在他心理上比較脆弱,或力量不足的時候,就有可能去用藥。他必須要了解到這些成癮的歷程,當他有這樣的知識,這樣的預警,他才知道要怎樣去面對它,怎樣去應付它,去改變他的環境,去調整他自己,穩穩的走下去。

    然而,不管你用多少改變的技巧和方法,好的關係都是最重要的,沒有好的關係,他無法信任你,沒辦法去揭露他自己,那再怎麼談都沒有用。

在這個領域工作了15年,最讓你感動的是什麼?
    還是這些同學的信任,想到這個會有一點心酸,也許他們真的是欠缺一些人的關心、支持和了解…………(沉默許久)

    人真的是滿脆弱的,雖然看起來他們是物質成癮的困難,但其實在他們的心裡面可能是空虛的,如果有人願意去關心他們,支持他們,對他們來說就是一個開始;想起來有些心酸的是,我們真的沒辦法信心滿滿的說可以做到什麼事情,但是其實我想,回歸到最基本的,就是陪伴著他,回到最初的助人的精神,讓他可以感受到有人陪伴著他,堅持在這條路上走下去。 
  



採訪者及受訪者介紹

受訪 | 陳秀卿 臨床心理師
現任 | 法務部矯正署新店戒治所臨床心理師
學歷 | 國立政治大學心理學系諮商與臨床組碩士
經歷 | 臺灣新竹戒治所臨床心理師

採訪 | 孫莉晴 臨床心理師
現任 | 天主教輔仁大學學輔中心兼任講師,新店戒治所約聘講師/團體輔導員,北區國中小到校心理師,台灣正念工坊特約種子講師
學歷 | 天主教輔仁大學臨床心理系所碩士
經歷 | 衛生福利部台北醫院精神科臨床心理師、陳烱鳴精神科診所兼任臨床心理師、高風險家庭處遇計畫心理師、輔大診所心理衛生科兼任心理師、臺安醫院生殖醫學暨不孕症中心兼任心理師

左:孫莉晴 臨床心理師
右:陳秀卿 臨床心理師

陳秀卿臨床心理師工作地點



本篇Blogger責任編輯| 饒家榮 臨床心理師


編輯 | 出版發行委員會
聯絡 |
全聯會信箱 service@atcp.org.tw
出版發行委員會信箱 clinicpsy.tw@gmail.com
心理誌粉絲專頁 fb 【心理誌PsychoLife】

歡迎轉載,請標明出處,勿任意擅改內文。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心理誌 PsychoLife 第51期冬季號-1:臨床心理 X 電視戲劇:人心即鬼神!專訪《魂囚西門》導演謝庭菡

受訪 | 謝庭菡 導演
採訪 | 李咏庭


笑起來時眼睛圓圓彎彎、酒窩淺淺大大,說起拍片卻是目光炯炯有神、語調充滿情感也節奏分明,她是電影《屍憶》導演謝庭菡。《屍憶》的廣受好評,讓謝庭菡此次在公視自製的懸疑驚悚劇《魂囚西門》中再度接下導演重任,講述一位從美國回台開設心理治療所的臨床心理師魏松言(蕭敬騰飾),為鬼做心理治療的故事。
人心即鬼神!除心魔即是度化人  「我大學讀心理系,原本也想走臨床,後來因緣際會下讀電影研究所,拍起了電影。說起來可能是冥冥之中,我本來沒有打算拍電視劇,當時也在籌備下部電影,但看到《魂囚西門》這個故事時後覺得題材與故事線都很豐富,讓我開始想挑戰自己,透過改編來做一部流暢完整且具電影規格的電視劇」謝庭菡說。 

人心即鬼神!除心魔即是度化人,但要度人就得先度己,在《魂囚西門》原著中的這段話很快抓住謝庭菡的目光,也是整部戲的核心。故事中的主角魏松言遇鬼後因不知所措來到廟裡,和尚「虛空」提點他鬼是人死後所變,因此松言對鬼進行心理治療其實也是在治療這些人變成鬼的心結。說到底,跟心理師一樣仍是在處理人心。故事中將心理師比喻為超度者,謝庭菡說「我想心理師最大的使命或許就在度人心吧!松言在幫助祂們處理心結後,回過頭來也面對了自己的問題,回到度人得先度己這句話,這也是我想透過這部戲,傳達給觀眾的力量。」 
玩戲劇節奏,激盪不同專業間的火花  心理治療有時是緩慢的歷程,但節奏快慢的掌握卻是懸疑驚悚劇裡的重要學問。例如拍鬼片時要鬼從衣櫃上跳下來嚇人,前面就要有個角色去接近那個衣櫃,這就是一種節奏的轉變,該快該慢需要不斷的轉換節奏才能達到最後嚇人的效果,謝庭菡認為即便是在六集六十分鐘的劇裡也必須重視節奏的設計。最初劇本的編寫便已開始玩弄節奏,「我和團隊溝通希望故事的節奏是快的,一直到最後一刻都在盡力改編劇本的節奏設計,我們也用了許多電影情節的拍法,敦促劇情一拍一拍的往下開展。」另外,在鏡頭設計上,謝庭菡也刻意挑戰使用穩定而非手持鏡頭拍攝,來配合主角或治療過程冷靜的設定。 

要完成一部節奏縝密的電視劇,需要強大的專業團隊共同合作。謝庭菡提到,公視提供很大的創作空間,劇本、攝影、服裝造型、美術、音樂音效等都是年輕的一時之選,每個環節都具有各個專業豐富的創作層次,「通常我是先設定一個大方向,和我的團隊們討論,大家提供非常多的創意,都讓這個作品往更好的方向前進。」此外,《…

心理誌 PsychoLife 第51期冬季號-2 : 催眠治療X戲劇效果:在催眠之後。專訪黃維仲臨床心理師

專訪│黃維仲 臨床心理師
採訪│饒家榮 臨床心理師

       今年二月,國內第一部以臨床心理師為主角的公視影集”魂囚西門”開播,開啟國人對於心理師工作的好奇與想像,其中主角魏松言心理師(蕭敬騰飾)經常在心理治療中使用催眠技術,其凸出的戲劇效果,成為戲劇中、螢幕上的重要元素。然而,真正的心理治療室裡,催眠治療又是如何呢? 心理誌在去年10月曾訪問過黃天豪心理師談過催眠治療-催眠治療,跟你想的不一樣,這次繼續延伸探索,訪問在實務工作中常使用此技術的臨床心理師黃維仲,請他談談戲劇中的催眠與真實心理治療的異同。
催眠治療為何總是常做為戲劇的元素?


影視作品或是文學小說常會在創作中加入催眠的元素,可能與其神奇或神祕的印象有關。約20年前,在台灣曾風靡一時的舞台秀,─「馬丁催眠秀」,人們在台下或螢幕前看著魔術師使用催眠技術造成上台者的行為改變,讓人感到相當不可思議,而蔚為風潮;年輕一點的世代,則可能透過youtube頻道看到街頭催眠秀,如:心靈魔術,其行為改變的神奇效果,持續在人們心中挾著無限想像。 而催眠所謂的神奇與神秘也正是戲劇上必要的亮點或轉折,許多創作者演繹的相關作品,可能也源於這些集體印象。催眠元素雖然經常呈現在許多影劇中,但因時間長度的限制,不易完整的呈現真實催眠治療的樣貌,因此建議閱聽者不宜過度放大或將之類推到現實中。
常被用來做為戲劇效果的催眠技術,真的存在嗎?
        對於純粹的催眠技術來說,的確有一部分舞台或戲劇上呈現的效果是可能做到的,包括行為修正、知覺變化、甚至幻覺經驗等等。然而各種催眠技術的強度或速度都會被放大,這也造成與真實狀況的差距。 在臨床實務上

心理誌 PsychoLife 第45期春季號-5:領路人~一個臨床心理師對生命意義的追尋

受訪| 蕭仁釗淨開心心理治療所所長
採訪|孫莉晴臨床心理師


初進到淨開心治療所,可以見到門口透著暖光的招牌,裡面充滿綠意的裝潢,一棵許願樹和一面簽名牆,淡淡地咖啡香,都讓這家心理治療所透露著親切溫暖的善意,採訪時,所長蕭仁釗心理師以自在的笑容相迎,還招待了一壺咖啡和手做點心,心也不自覺放鬆下來....
很難想像像您這樣一直長期在大專院校任教,願意放下穩定的收入和退休金,出來開設心理治療所,是什麼召喚你做出這樣的決定?

我從2000年開始擔任大專院校的助理教授,直到去年六月才開始經營淨開心理治療所,會有這樣的轉變主要有兩個原因,消極的原因是在學校工作時,開始感覺有一些瓶頸很難突破,比較積極的原因是我在三年前遇到了人生的一個警訊,就在那一年的12月17號早上6:55要去台北市立大學教書的路上,被一台公車追撞,我的後座被撞爛,車子被推到30公尺遠的十字路口上,當時很幸運的我人沒事,但那是一個很重要的提醒!
我過去常常去安寧病房當志工,也在921地震和莫拉克風災時,去重建區做心理重建和輔導的工作,這些都在和我說人生無常,但當自己真的身處在無常的那個片刻時,我才知道"啪"的那一霎那,我可能這輩子就過了!我深刻的體悟到,有什麼事情想做,就要把握時間趕快做!當時我教書也教了一段時間,我在心中問我自己:「我還有什麼事情是想做的?我當初唸心理系,我的初衷是什麼?」,我當初是想要「了解自己,幫助別人。」,於是我毅然決然地,將我的生命天平改變,我以前是專任老師,兼職心理師,現在我是專任心理師,兼任的老師,我把人生的天秤倒了過來。
在做這個轉換時,是否碰到些什麼困難和掙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