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心理誌第43期夏季號-5:打破毒癮世界的高牆


受訪  | 陳秀卿 臨床心理師        
採訪  | 孫莉晴 臨床心理師

這一期心理誌專訪了在戒治所和毒品成癮者工作15年的資深臨床心理師陳秀卿,和我們分享在牆的另外一邊,毒癮的世界。


很多人很難理解,為什麼這些使用毒品者,會這麼困難脫離毒癮?
    “毒品這個詞,是法律上給他的定義,但這個東西一般人會去用,一定有他吸引人的地方,某種程度對大腦和心理有影響,讓我們感覺到不錯,感覺到好,所以人才會想要繼續用下去,只是他後面卻衍生生理上、心理上、行為上、社會層面的傷害,所以醫學上我們稱之為成癮物質,成癮物質就是會讓人上癮,會讓人不顧後果的使用它,而所謂毒品這個名詞,是法律上給的刻版印象,其實它就是有吸引力的東西,但是造成的傷害太大。


"成癮"是大腦的疾病,雖然很多人很難接受成癮者戒了又再用,但它可能就像是其他慢性疾病一樣,是可能再復發的,再復發不代表著他沒有努力,沒有在進步,只是它疾病的性質就是這樣。當它再復發的時候,就是再醫療和再治療,找出這次再復發的問題是什麼,趕快康復起來,維持穩定的生活,努力去減少再復發的頻率,拉長間隔時間,這是美國藥物疾病管制局的觀念,只是國內很少在做這方面的宣導。

一般人該怎麼樣去理解和接近這些人?
    一般民眾都是站在圈外人的立場在看這個問題,他們很難了解,到底這些用毒品的人在想什麼?感受什麼?到底為何一直用?為何一直進進出出監獄?為什麼這麼難戒?這真的很難去了解!一般社會大眾都是站在圈外人的立場去看,如果說一般社會大眾真的要了解,是要站在圈內人的立場去理解他們的處境。

    要站在圈內人的立場,其實很簡單,就是我們心理學說的同理心,也就是要站在他們的立場去想,為什麼他會再進來?為什麼會一再的使用?為什麼他說要戒又再使用?所以到底他為什麼想用?他的困難在哪裡?或是他需要什麼樣的幫助?



身為吸食毒品者的親朋好友,該怎麼樣去幫助他們?
第一步:同理成癮者,站在他們的立場去想。

第二步:照顧好自己。我覺得當人和人之間有一些利益的衝突時,會很難去站在對方的立場去著想,成癮者的親朋好友,為這些人做太多的時候,就會產生利益衝突,心理就會覺得失望、生氣,所以我覺得要適度的關心支持他,但不要為他做過度的事情,不要太犧牲到自己,當你不會覺得太衝突,太委屈,你才有辦法去替他想,你才有辦法去支持他,關心他,但不是過度奉獻,才真的有辦法幫助他,你也不會因為做太多,而讓他變得沒有功能,這樣他才有辦法自己站起來。

第三步:接受再教育。家屬除了了解如何協助成癮者家屬之外,可能同時也需要接受支持與協助,才能在陪伴成癮者家屬戒癮的過程中站穩腳步、平衡生活。
1.戒治所會對收容人家屬辦理電話諮詢、家屬衛教。
2.各地毒品危害防制中心也接受家屬電話諮詢,並不定期辦理家屬支持與衛教團體。
3.法務部戒毒專線:0800-770-885
4.其他戒癮的機構,如衛福部指定的藥酒癮專責醫院,晨曦會、主愛之家等宗教性的中途之家,除了提供藥酒癮者服務外,若家屬有疑問與困擾,也可以向機構人員請求諮詢與建議。
    但是前提是家屬願意克服自己心裡的障礙,去尋求協助,通常有一些家屬會覺得不敢讓其他人知道家裡面有人在吸毒,這是讓他們覺得很羞愧的事情,不想要讓人知道有親人吸毒或被關,家醜不可外揚,社會大眾對吸毒者都還有一些刻板印象,因此家屬常常不敢去面對這個問題,不敢去尋求協助。所以如果社會大眾可以真實理解吸毒者的處境,而不帶著有色眼光去看待,那麼不只吸毒者,就連他們的家屬都可以勇敢的站出來尋求協助。


你是如何幫助毒品成癮者?
    他們要擺脫掉毒品,首先要先有動機,認知到這個東西有吸引力,但是帶來傷害,他不需要依靠這些東西,去達到他想要的目的,人生其實有其他更好的方法,或是次好的方法,但是是比較沒有傷害的。先有動機,想要用其他方式來過生活,有動機之後,要去幫助他們了解在戒癮歷程中會遇到哪些瓶頸,像是,當他一旦下定決心之後,還是會受到毒品的誘惑,受到大腦牽制的影響,受到週遭朋友環境的影響,而在他心理上比較脆弱,或力量不足的時候,就有可能去用藥。他必須要了解到這些成癮的歷程,當他有這樣的知識,這樣的預警,他才知道要怎樣去面對它,怎樣去應付它,去改變他的環境,去調整他自己,穩穩的走下去。

    然而,不管你用多少改變的技巧和方法,好的關係都是最重要的,沒有好的關係,他無法信任你,沒辦法去揭露他自己,那再怎麼談都沒有用。

在這個領域工作了15年,最讓你感動的是什麼?
    還是這些同學的信任,想到這個會有一點心酸,也許他們真的是欠缺一些人的關心、支持和了解…………(沉默許久)

    人真的是滿脆弱的,雖然看起來他們是物質成癮的困難,但其實在他們的心裡面可能是空虛的,如果有人願意去關心他們,支持他們,對他們來說就是一個開始;想起來有些心酸的是,我們真的沒辦法信心滿滿的說可以做到什麼事情,但是其實我想,回歸到最基本的,就是陪伴著他,回到最初的助人的精神,讓他可以感受到有人陪伴著他,堅持在這條路上走下去。 
  



採訪者及受訪者介紹

受訪 | 陳秀卿 臨床心理師
現任 | 法務部矯正署新店戒治所臨床心理師
學歷 | 國立政治大學心理學系諮商與臨床組碩士
經歷 | 臺灣新竹戒治所臨床心理師

採訪 | 孫莉晴 臨床心理師
現任 | 天主教輔仁大學學輔中心兼任講師,新店戒治所約聘講師/團體輔導員,北區國中小到校心理師,台灣正念工坊特約種子講師
學歷 | 天主教輔仁大學臨床心理系所碩士
經歷 | 衛生福利部台北醫院精神科臨床心理師、陳烱鳴精神科診所兼任臨床心理師、高風險家庭處遇計畫心理師、輔大診所心理衛生科兼任心理師、臺安醫院生殖醫學暨不孕症中心兼任心理師

左:孫莉晴 臨床心理師
右:陳秀卿 臨床心理師

陳秀卿臨床心理師工作地點



本篇Blogger責任編輯| 饒家榮 臨床心理師


編輯 | 出版發行委員會
聯絡 |
全聯會信箱 service@atcp.org.tw
出版發行委員會信箱 clinicpsy.tw@gmail.com
心理誌粉絲專頁 fb 【心理誌PsychoLife】

歡迎轉載,請標明出處,勿任意擅改內文。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心理誌 PsychoLife 第52期-4:你,看起來不像精神病人

撰文 | 李維庭 臨床心理師
精神科病房的印象
-覺得很警戒,深怕有人從背後襲擊       不少人跟我說,當他第一次參訪精神科病房時,整個人相當警戒,深怕有人會從背後襲擊自己,因而感到很緊張,直到走出病房,才覺得自己安全而可以放鬆。        為什麼會產生這種感覺呢?仔細想想,或是詢問前來參訪的人,就會發現這些緊張的感受,大多來自於對精神病人的想像。社會大眾對於精神病人的想像,有許多來自成長過程中所聽聞的,對精神病的描述,這些描述無論是媒體報導的,或是周遭親友談論的,似乎都在傳達「精神病人是可怕的,行為不可預測,隨時可能傷害別人或自己,無法被理解」的樣貌。       殊不知這些描述的起點,本身就有著「以偏概全、過度類化」的認知偏誤,只擷取了在少數特定狀況下,對精神病人片面行為的主觀描述,無法洞悉精神病人的整體客觀樣貌。身為社會大眾的我們,以為這就是精神病人的表現,將這些描述收錄在我們記憶庫中,形成「刻板印象」,也造成社會大眾對「精神病人」的負面標籤,污名化由此而生,導致許多人首次參訪精神科病房時,感到恐懼與警戒。  你看起來不像有精神病的樣子
-個別差異大,不容易簡化成典型的樣子。       文雄在一次搭長途客運的場合中,和剛認識的鄰座聊起天來,談到近來很受歡迎的影集「我們與惡的距離」,討論到精神病的話題。文雄提及劇中寫實的一面以及不足的部份,對方大讚他對精神病的瞭解十分深入,文雄後來向對方表示,他其實是一位精神病人,目前在社區復健中心復健,對方略感訝異地說「你看起來不像有精神病的樣子﹗」,文雄雖然感到高興,但同時也覺得難過。高興的是,他終於給人像個「正常人」的感覺;難過的是,社會上對精神病患者,仍有所謂「精神病的樣子」的刻板印象。       「精神病的樣子」到底是什麼樣子?是像「我們與惡的距離」中「應思聰」一般,腦中充滿幻聽、一個人關在房間裡、有著獨特的執著,或是吃藥後受副作用影響,口齒不清、無法安坐、反應變慢…等,還是另有其他?服務於精神醫療的醫事人員都知道,精神疾病有各種階段,各種樣態,也有不同類型,個別差異很大,很難簡化成一個典型的樣子。但會住院的病人,大部份是「精神病」的患者,而非「精神官能症」的患者,「精神病」患者以思覺失調為大宗,亦有少數的躁鬱症患者,會在發病時期進入精神病的狀態。
思覺失調症的病人,多半不知道自己已經生病,在感官知覺上產生變異,嚴…

心理誌 PsychoLife 第52期-3:憂鬱症患者淺談治療的心路歷程‒「接受」原來比你想像中的困難!

受訪 | 黃泰順(丁丁) 工程師
採訪 | 蒙宛筠 臨床心理師

      丁丁首次在批踢踢實業坊高雄版及心理版發布一篇「我的輕度憂鬱症康復之路」的文章,內容描述的是自己在2017年7月得知罹患憂鬱症後,決定從台北搬回高雄,開始新生活並接受治療,歷經兩年,至今已逐漸康復,並重新找回生活步調的過程,引發上百人迴響及鼓舞。 為了能更深入了解他的心路歷程,心理誌很榮幸能邀請到本人接受採訪,就讓我們來看當天的採訪過程。
許多憂鬱症患者都擔心的工作問題‒「互利互助」就是解決之道       我發現憂鬱症對我「求職找工作」沒有影響,但對「工作上的能力」是有些影響,每次狀況都是「鬱症發作→無法工作→直接請假回家」的模式,請假頻率約每週1次。 剛開始面試時,我並不會透露自己是憂鬱症患者,我會先就職,努力證明自己的能力,這是因為背後抱持一個工作信念:「老闆請我來就是要把工作完成,我只要有能力完成,老闆就不會因為疾病的關係辭退我,這也是我存在的價值。」。我發現,讓老闆知道你是可用之材後,當憂鬱症發作,公司自然也會幫助你,形成一種「互助」的概念。
      記得某天在公司午休時,我突然非常的痛苦,明明很舒服地躺著吹冷氣,腦中卻不斷浮現自殺可以解決一切的想法,嚴重到無法繼續上班,於是鼓起勇氣和隔壁同事求救,然後再用最後一點力氣跟主管報告:「我好像憂鬱症發作了,很想自殺。」,主管手足無措的問我:「那所以呢?」,我回應:「我需要請假」,其實主管當下是不知該如何處理的,所以我就盡量理性地和他說明自己的需求,後來人資發現假單上寫的是「憂鬱症」,於是往上呈報老闆,老闆只指示主管好好照顧我,還叮囑:「這員工很好啊!他有憂鬱症還主動提出,並且自行就醫,這樣很好。他的工作盡量不要給太多。」,這件事過後,發現老闆和主管其實都能體諒我的狀況。 
對精神疾病患者的異樣眼光‒「用理解化解恐懼」       某天,一位前輩看到精神疾病患者把自己母親的頭砍掉的新聞時擔心:「精神疾病患者搞不好都會砍人頭。」,因此當我憂鬱症發作期間,都盡量不和這位前輩接觸。直到病情穩定,試著跟這位前輩談我是憂鬱症患者,和他談我發作時的痛苦,透過規律服藥、心理治療,所以已經穩定下來了。這位前輩從原本的害怕轉化為關心、憐憫,我想對方可能因此會對我貼標籤,但至少他不再是恐懼我,而是「了解」。
找不到合適心理師的挫折‒「自我負責→慢下來→自我賦能→…

心理誌 PsychoLife 第52期-5:白目自私又情緒化的天才?談談亞斯伯格症的汙名化標籤

撰文│黃承瑾臨床心理師 邀稿│黃敏怡
校稿│黃敏怡、沈枚萱

您身邊是否也有幾個像這樣的人? 總是不太會看人臉色,理所當然地講出讓人捏一把冷汗擔心他被揍的話。常聽不懂別人的挖苦或是笑梗,在大家哄堂大笑時顯得一臉狐疑。做事總在一些旁人看來無關緊要的部分,堅持照著他獨特的方式進行,即使費時費力仍不願妥協退讓。


       過去大部份的人大概只覺得這些人古怪又難搞,不會認為這些人有什麼困難需要專業協助,然這幾年受到政治公眾人物及影視媒體(如:美國影集《The Big Bang Theory》中的主角Sheldon)高曝光度的影響,亞斯伯格症(Asperger’s Syndrome)的媒體能見度大幅提高,也讓許多在社交互動及人際溝通有困難的兒童、青少年甚至成人,開始接受醫療的診斷及協助。 在2013年美國精神醫學會出版的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第五版(DSM-5)中,亞斯伯格症已與其他相關診斷被統一歸類至自閉症類群障礙症(Autism Spectrum disorder)中,新版準則以社交溝通及互動缺損、侷限反覆的行為及興趣做為兩大核心診斷特質,並以需要支援的程度來區分患者症狀的嚴重程度。過往被診斷患有亞斯伯格症的人,現在可能會被診斷為嚴重程度較低之自閉症類群障礙症。
被樣板標籤化的亞斯伯格症   然而,即便亞斯伯格症這個名稱越來越廣為人知,大眾對這類社交困難者的了解似乎卻侷限於較為簡化的樣板形象。例如:認為亞斯伯格症患者個個智能天賦異稟,或是認為他們天生白目又自私,容易為了小事就發脾氣,而且一輩子都無法改變。但這些樣板形象真的能夠代表亞斯伯格症患者的真實樣貌嗎? 首先,亞斯伯格症患者真的都「白目而且自私」嗎?亞斯伯格症患者確實常未顧及場合及對象就直率發言,且表達內容多僅考量自身立場。然而對亞斯伯格症患者來說,他們多數時候不是「刻意」如此,而是對他們而言,要注意到他人臉色及團體氣氛,並在他人不明說的狀況下去推斷他人的想法及需求是較為困難,需要額外地專注、觀察與推論。但其實,一些能力較好、年紀較長或接受過訓練的亞斯伯格症患者,在理解及認同自身行為會對他人造成不快後,通常是願意嘗試調整或克制自己的行為,甚至願意去滿足自己所重視的人所提出的需求的。 再者,亞斯伯格症患者真的都很「情緒化」嗎?亞斯伯格症患者貌似突如其來的激烈情緒反應,其實常與他們對於感官刺激不尋常的知覺(例:過度敏感)以及人際壓力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