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心理誌第43期夏季號-3:不公平的世界─敏感型特質


【不公平的世界─敏感型特質】

撰文  | 王韻齡 臨床心理師

一個留著短髮,穿著牛仔短褲簡單T-shirt、球鞋,和一般青少年無異的年輕女孩,憤怒地說著她被全班甚至全校師生在背後說壞話的經歷:
像是大家輕蔑看著她的眼神和不經意的一抺笑;
同儕們聚在一起有意無意地說了一些好像關於她的事,即便沒有聽的很清楚,但她認定百分之八十是嘲笑。

令她生氣的是這些話將被所有認識她的人傳到任何她會去的地方,而這樣的情況自己阻止不了,而且會越來越糟。

更重要的是,身邊的大人沒有一個相信她的話。
這樣的求助無門,女孩大聲生氣且無奈地說,自己除了憤怒和沮喪還能怎麼辨?

女孩的父母一開始想幫忙,問了老師同學卻都得到沒有這回事的結果,時間一久,反而覺得家中這個唯一的孩子會這麼困擾的原因純粹是因為想的太多了,甚至懷疑是女孩出現幻覺幻聽,於是帶女孩去看精神科,開了藥回家吃,而這更讓女孩不能原諒父母,怒吼的表示明明錯的是別人「為什麼是我要吃藥?」、「為什麼是我要改?」。

這個女孩並不是病理上的幻覺幻聽,而是屬於「敏感型的孩子」

敏感型孩子的內心脆弱,經常誤解別人的行為。
他們很快就下結論認為別人有意傷害或拒絕他們,敏感型孩子認為別人的行為都是針對他個人而來,因此會不斷地懷有宿怨,一心只看到「自己很煩很可憐」和「別人如何惡意對他」,因此很難去體諒別人的立場。 

如果我們能同理這個女孩,也就是站在女孩的角度想,從小時候一直到青少年期,若都是敏感著別人對自己的一舉一動,心靈受傷必然是不可避免的,長久受偒便會越來越難信任他人。

此外,他們人際關係也受到不適當的情緒表達而更惡化,因為大多數的孩子會不恰當的發洩情緒,即使在陌生人前面也會衝動且不加掩示地發飆、大哭、大鬧,而這類的行為反而更招致同儕的排斥、躲避或嘲笑。

可以想見,久而久之女孩的人際關係就會越來越糟,這樣的惡性循環, 有時候甚至就不去上學,或是不願出門,對如何跟他人相處更加的不知所措,而這狀況也可能會持續到成人。



我們能做什麼? 身邊的人們能怎麼幫忙敏感型特質呢?

1. 區分友善和不友善的玩笑:敏感型的孩子,尤其在青少年期經常要面對同儕的玩笑,但因為過於敏感,會分不清別人的玩笑是善意還是惡意?
舉例來說,「友善的玩笑」:表情是微笑的、放鬆的肢體、語調是開心的;「不友善的玩笑」:表情是有敵意的、威脅性的姿勢或惡意攻擊、語調是輕視的。

2. 學習以別人的觀點看事情:敏感型孩子太常假設別人蓄意傷害他們,身邊的大人們可以幫忙列舉對方行為的各種可能原因,包括善意和惡意的,然後跟孩子討論每種可能性。
例如:他討厭我;他認為我很笨;他沒有看到我;他想找其它人;他知道我已經跟他很熟了。

3. 確認及減緩太過嚴苛的想法:敏感型孩子很容易理直氣壯地生氣,因為沒有人能達到他們心中的高標準。因此大人們可以幫忙把嚴格的想法記下,再另外寫出務實的想法。
像是:他「應該」分享食物給我/我很樂意接受他的食物,但分不分享是他的決定;如果他要跟我做朋友就「必須」要道歉/我可以選擇是否要結束我和他的友誼,但也可能會後悔。

敏感型的孩子主要的方法是去學習以更合理的方式解釋別人的行為,讓自己不要太過情緒化而做出過度反應,甚至這類的敏銳的情感可以發揮在需要有創意的才能上,像藝術家或音樂家。當敏感型孩子有安全感時,就有能力辨明社交情境中極其細微的線索,若有正確的協助,孩子就會覺察自己的情緒變化,進而也了解別人的反應和動機,就能以同理心關心別人,成為一個很棒的朋友。

那裡可以找到專業的兒童臨床心理師提供協助?

若您身旁的孩子有類似困難,需要臨床心理師的協助,您可以至各大醫療院所,或上網搜尋「兒童臨床心理師」,各地區亦有心理治療所可詢問,以下為作者個人的推薦:

北部:台北_暖昀聯合心理治療所
中部:台中_如穎心理成長中心心理治療所
南部:台南_上善心理治療所

全國心理治療所連結:中華民國臨床心理師公會全國聯合會_心理治療所專區

王韻齡 臨床心理師

本篇Blogger責任編輯| 饒家榮 臨床心理師


編輯 | 出版發行委員會
聯絡 |
全聯會信箱 service@atcp.org.tw
出版發行委員會信箱 clinicpsy.tw@gmail.com
心理誌粉絲專頁 fb 【心理誌PsychoLife】

歡迎轉載,請標明出處,勿任意擅改內文。

留言

  1. 上善心理治療所,由羅秋怡院長創立於民國97年,位於台南市。上善心理治療所創辦的意義,希望藉由心理學的方法,幫助個人找到當時最 好的一面發揮出來。不管在學業、婚姻家庭、自我 追尋、生活適應及不同的人生發展上,像教練一樣陪伴個人一步一步的向上往前,最終能夠幫助個人 發揮潛能,突破逆境,找到自己的生存的目標。

    歡迎預約與轉介,免受苦專線:06-2375555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心理誌 PsychoLife 第51期冬季號-1:臨床心理 X 電視戲劇:人心即鬼神!專訪《魂囚西門》導演謝庭菡

受訪 | 謝庭菡 導演
採訪 | 李咏庭


笑起來時眼睛圓圓彎彎、酒窩淺淺大大,說起拍片卻是目光炯炯有神、語調充滿情感也節奏分明,她是電影《屍憶》導演謝庭菡。《屍憶》的廣受好評,讓謝庭菡此次在公視自製的懸疑驚悚劇《魂囚西門》中再度接下導演重任,講述一位從美國回台開設心理治療所的臨床心理師魏松言(蕭敬騰飾),為鬼做心理治療的故事。
人心即鬼神!除心魔即是度化人  「我大學讀心理系,原本也想走臨床,後來因緣際會下讀電影研究所,拍起了電影。說起來可能是冥冥之中,我本來沒有打算拍電視劇,當時也在籌備下部電影,但看到《魂囚西門》這個故事時後覺得題材與故事線都很豐富,讓我開始想挑戰自己,透過改編來做一部流暢完整且具電影規格的電視劇」謝庭菡說。 

人心即鬼神!除心魔即是度化人,但要度人就得先度己,在《魂囚西門》原著中的這段話很快抓住謝庭菡的目光,也是整部戲的核心。故事中的主角魏松言遇鬼後因不知所措來到廟裡,和尚「虛空」提點他鬼是人死後所變,因此松言對鬼進行心理治療其實也是在治療這些人變成鬼的心結。說到底,跟心理師一樣仍是在處理人心。故事中將心理師比喻為超度者,謝庭菡說「我想心理師最大的使命或許就在度人心吧!松言在幫助祂們處理心結後,回過頭來也面對了自己的問題,回到度人得先度己這句話,這也是我想透過這部戲,傳達給觀眾的力量。」 
玩戲劇節奏,激盪不同專業間的火花  心理治療有時是緩慢的歷程,但節奏快慢的掌握卻是懸疑驚悚劇裡的重要學問。例如拍鬼片時要鬼從衣櫃上跳下來嚇人,前面就要有個角色去接近那個衣櫃,這就是一種節奏的轉變,該快該慢需要不斷的轉換節奏才能達到最後嚇人的效果,謝庭菡認為即便是在六集六十分鐘的劇裡也必須重視節奏的設計。最初劇本的編寫便已開始玩弄節奏,「我和團隊溝通希望故事的節奏是快的,一直到最後一刻都在盡力改編劇本的節奏設計,我們也用了許多電影情節的拍法,敦促劇情一拍一拍的往下開展。」另外,在鏡頭設計上,謝庭菡也刻意挑戰使用穩定而非手持鏡頭拍攝,來配合主角或治療過程冷靜的設定。 

要完成一部節奏縝密的電視劇,需要強大的專業團隊共同合作。謝庭菡提到,公視提供很大的創作空間,劇本、攝影、服裝造型、美術、音樂音效等都是年輕的一時之選,每個環節都具有各個專業豐富的創作層次,「通常我是先設定一個大方向,和我的團隊們討論,大家提供非常多的創意,都讓這個作品往更好的方向前進。」此外,《…

心理誌 PsychoLife 第51期冬季號-2 : 催眠治療X戲劇效果:在催眠之後。專訪黃維仲臨床心理師

專訪│黃維仲 臨床心理師
採訪│饒家榮 臨床心理師

       今年二月,國內第一部以臨床心理師為主角的公視影集”魂囚西門”開播,開啟國人對於心理師工作的好奇與想像,其中主角魏松言心理師(蕭敬騰飾)經常在心理治療中使用催眠技術,其凸出的戲劇效果,成為戲劇中、螢幕上的重要元素。然而,真正的心理治療室裡,催眠治療又是如何呢? 心理誌在去年10月曾訪問過黃天豪心理師談過催眠治療-催眠治療,跟你想的不一樣,這次繼續延伸探索,訪問在實務工作中常使用此技術的臨床心理師黃維仲,請他談談戲劇中的催眠與真實心理治療的異同。
催眠治療為何總是常做為戲劇的元素?


影視作品或是文學小說常會在創作中加入催眠的元素,可能與其神奇或神祕的印象有關。約20年前,在台灣曾風靡一時的舞台秀,─「馬丁催眠秀」,人們在台下或螢幕前看著魔術師使用催眠技術造成上台者的行為改變,讓人感到相當不可思議,而蔚為風潮;年輕一點的世代,則可能透過youtube頻道看到街頭催眠秀,如:心靈魔術,其行為改變的神奇效果,持續在人們心中挾著無限想像。 而催眠所謂的神奇與神秘也正是戲劇上必要的亮點或轉折,許多創作者演繹的相關作品,可能也源於這些集體印象。催眠元素雖然經常呈現在許多影劇中,但因時間長度的限制,不易完整的呈現真實催眠治療的樣貌,因此建議閱聽者不宜過度放大或將之類推到現實中。
常被用來做為戲劇效果的催眠技術,真的存在嗎?
        對於純粹的催眠技術來說,的確有一部分舞台或戲劇上呈現的效果是可能做到的,包括行為修正、知覺變化、甚至幻覺經驗等等。然而各種催眠技術的強度或速度都會被放大,這也造成與真實狀況的差距。 在臨床實務上

心理誌 PsychoLife 第45期春季號-5:領路人~一個臨床心理師對生命意義的追尋

受訪| 蕭仁釗淨開心心理治療所所長
採訪|孫莉晴臨床心理師


初進到淨開心治療所,可以見到門口透著暖光的招牌,裡面充滿綠意的裝潢,一棵許願樹和一面簽名牆,淡淡地咖啡香,都讓這家心理治療所透露著親切溫暖的善意,採訪時,所長蕭仁釗心理師以自在的笑容相迎,還招待了一壺咖啡和手做點心,心也不自覺放鬆下來....
很難想像像您這樣一直長期在大專院校任教,願意放下穩定的收入和退休金,出來開設心理治療所,是什麼召喚你做出這樣的決定?

我從2000年開始擔任大專院校的助理教授,直到去年六月才開始經營淨開心理治療所,會有這樣的轉變主要有兩個原因,消極的原因是在學校工作時,開始感覺有一些瓶頸很難突破,比較積極的原因是我在三年前遇到了人生的一個警訊,就在那一年的12月17號早上6:55要去台北市立大學教書的路上,被一台公車追撞,我的後座被撞爛,車子被推到30公尺遠的十字路口上,當時很幸運的我人沒事,但那是一個很重要的提醒!
我過去常常去安寧病房當志工,也在921地震和莫拉克風災時,去重建區做心理重建和輔導的工作,這些都在和我說人生無常,但當自己真的身處在無常的那個片刻時,我才知道"啪"的那一霎那,我可能這輩子就過了!我深刻的體悟到,有什麼事情想做,就要把握時間趕快做!當時我教書也教了一段時間,我在心中問我自己:「我還有什麼事情是想做的?我當初唸心理系,我的初衷是什麼?」,我當初是想要「了解自己,幫助別人。」,於是我毅然決然地,將我的生命天平改變,我以前是專任老師,兼職心理師,現在我是專任心理師,兼任的老師,我把人生的天秤倒了過來。
在做這個轉換時,是否碰到些什麼困難和掙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