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心理誌第43期夏季號-3:不公平的世界─敏感型特質


【不公平的世界─敏感型特質】

撰文  | 王韻齡 臨床心理師

一個留著短髮,穿著牛仔短褲簡單T-shirt、球鞋,和一般青少年無異的年輕女孩,憤怒地說著她被全班甚至全校師生在背後說壞話的經歷:
像是大家輕蔑看著她的眼神和不經意的一抺笑;
同儕們聚在一起有意無意地說了一些好像關於她的事,即便沒有聽的很清楚,但她認定百分之八十是嘲笑。

令她生氣的是這些話將被所有認識她的人傳到任何她會去的地方,而這樣的情況自己阻止不了,而且會越來越糟。

更重要的是,身邊的大人沒有一個相信她的話。
這樣的求助無門,女孩大聲生氣且無奈地說,自己除了憤怒和沮喪還能怎麼辨?

女孩的父母一開始想幫忙,問了老師同學卻都得到沒有這回事的結果,時間一久,反而覺得家中這個唯一的孩子會這麼困擾的原因純粹是因為想的太多了,甚至懷疑是女孩出現幻覺幻聽,於是帶女孩去看精神科,開了藥回家吃,而這更讓女孩不能原諒父母,怒吼的表示明明錯的是別人「為什麼是我要吃藥?」、「為什麼是我要改?」。

這個女孩並不是病理上的幻覺幻聽,而是屬於「敏感型的孩子」

敏感型孩子的內心脆弱,經常誤解別人的行為。
他們很快就下結論認為別人有意傷害或拒絕他們,敏感型孩子認為別人的行為都是針對他個人而來,因此會不斷地懷有宿怨,一心只看到「自己很煩很可憐」和「別人如何惡意對他」,因此很難去體諒別人的立場。 

如果我們能同理這個女孩,也就是站在女孩的角度想,從小時候一直到青少年期,若都是敏感著別人對自己的一舉一動,心靈受傷必然是不可避免的,長久受偒便會越來越難信任他人。

此外,他們人際關係也受到不適當的情緒表達而更惡化,因為大多數的孩子會不恰當的發洩情緒,即使在陌生人前面也會衝動且不加掩示地發飆、大哭、大鬧,而這類的行為反而更招致同儕的排斥、躲避或嘲笑。

可以想見,久而久之女孩的人際關係就會越來越糟,這樣的惡性循環, 有時候甚至就不去上學,或是不願出門,對如何跟他人相處更加的不知所措,而這狀況也可能會持續到成人。



我們能做什麼? 身邊的人們能怎麼幫忙敏感型特質呢?

1. 區分友善和不友善的玩笑:敏感型的孩子,尤其在青少年期經常要面對同儕的玩笑,但因為過於敏感,會分不清別人的玩笑是善意還是惡意?
舉例來說,「友善的玩笑」:表情是微笑的、放鬆的肢體、語調是開心的;「不友善的玩笑」:表情是有敵意的、威脅性的姿勢或惡意攻擊、語調是輕視的。

2. 學習以別人的觀點看事情:敏感型孩子太常假設別人蓄意傷害他們,身邊的大人們可以幫忙列舉對方行為的各種可能原因,包括善意和惡意的,然後跟孩子討論每種可能性。
例如:他討厭我;他認為我很笨;他沒有看到我;他想找其它人;他知道我已經跟他很熟了。

3. 確認及減緩太過嚴苛的想法:敏感型孩子很容易理直氣壯地生氣,因為沒有人能達到他們心中的高標準。因此大人們可以幫忙把嚴格的想法記下,再另外寫出務實的想法。
像是:他「應該」分享食物給我/我很樂意接受他的食物,但分不分享是他的決定;如果他要跟我做朋友就「必須」要道歉/我可以選擇是否要結束我和他的友誼,但也可能會後悔。

敏感型的孩子主要的方法是去學習以更合理的方式解釋別人的行為,讓自己不要太過情緒化而做出過度反應,甚至這類的敏銳的情感可以發揮在需要有創意的才能上,像藝術家或音樂家。當敏感型孩子有安全感時,就有能力辨明社交情境中極其細微的線索,若有正確的協助,孩子就會覺察自己的情緒變化,進而也了解別人的反應和動機,就能以同理心關心別人,成為一個很棒的朋友。

那裡可以找到專業的兒童臨床心理師提供協助?

若您身旁的孩子有類似困難,需要臨床心理師的協助,您可以至各大醫療院所,或上網搜尋「兒童臨床心理師」,各地區亦有心理治療所可詢問,以下為作者個人的推薦:

北部:台北_暖昀聯合心理治療所
中部:台中_如穎心理成長中心心理治療所
南部:台南_上善心理治療所

全國心理治療所連結:中華民國臨床心理師公會全國聯合會_心理治療所專區

王韻齡 臨床心理師

本篇Blogger責任編輯| 饒家榮 臨床心理師


編輯 | 出版發行委員會
聯絡 |
全聯會信箱 service@atcp.org.tw
出版發行委員會信箱 clinicpsy.tw@gmail.com
心理誌粉絲專頁 fb 【心理誌PsychoLife】

歡迎轉載,請標明出處,勿任意擅改內文。

留言

  1. 上善心理治療所,由羅秋怡院長創立於民國97年,位於台南市。上善心理治療所創辦的意義,希望藉由心理學的方法,幫助個人找到當時最 好的一面發揮出來。不管在學業、婚姻家庭、自我 追尋、生活適應及不同的人生發展上,像教練一樣陪伴個人一步一步的向上往前,最終能夠幫助個人 發揮潛能,突破逆境,找到自己的生存的目標。

    歡迎預約與轉介,免受苦專線:06-2375555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心理誌 PsychoLife 第50期秋季號-1:長照心視野-連結醫療與社區長照的臨床心理師

專訪/林欣儀 臨床心理師 邀稿/蒙宛筠 校稿/饒家榮

      長照2.0的政策已陸續在全台各地的相關單位執行中,長照這個領域對臨床心理師來說,是一個全新的挑戰,這次邀請到長期與失智症老人一起工作的林心理師分享她的經驗,起初是如何跨入長照這一個陌生的領域?如何將醫院的經驗帶進社區的失智症團體中?以及當她從南部的社區跨到北部的社區後的發現。 想做社區長照的起源      我從碩士班開始密集接觸失智症的個案,拿到臨床心理師證照後,初出茅廬的我到了高雄市立凱旋醫院任職,接觸的個案是以失智症個案居多,當時並沒有想過在醫院的空間以外還可以做些什麼,但某次為失智症奶奶追蹤評估認知功能,以及與擔任主要照顧者的丈夫會談時,我照例問起平常照顧奶奶有沒有遇到什麼樣的困難,爺爺突然氣急敗壞的抱怨起奶奶常不願洗澡,督促她時總推託洗過了,有時卻半夜跑到浴室要洗澡,鬧得雞犬不寧。當時我絞盡腦汁的跟爺爺討論起如何輔助奶奶記得自己是否已洗過澡,爺爺卻無奈地擺擺手對我說:「妳說的這些方式沒有效果的啦!」當時我突然驚覺自己只是坐在醫院的評估室裡,半年或一年才見到個案一次,自己憑空想像著他們生活的環境而產生出的建議,對家屬來說可能根本搔不到癢處吧? 跟失智症病程賽跑,「少輸為贏」!      這樣的想法默默地植入了心底,到了2016年秋天,有了一個到鳳山老人日照中心帶領失智症團體的契機,這是第一次正式離開醫院進入到社區。老實說,內在的焦慮感比新奇感還強烈多了,當時的自己對於認知促進團體運作原則並不具備足夠的了解,一個人矇著頭摸索如何應用過去學到的心理學知識設計教案。所幸,日照中心的爺爺奶奶都非常可愛,每週進到教室,總看見大家笑咪咪的迎接我,降低了我的焦慮感,他們可能在我走出教室後就不記得我是誰,但在課程中自然友善地與他們互動,可從中感受他們的正向回饋,常常有奶奶在課後點心時間硬是要把我留下,想把手上的蛋糕分給我吃。後來就轉念想著:在跟失智症病程賽跑的過程中,我可能只能做到「少輸為贏」,或許這樣的認知訓練不會有太戲劇化的轉變,但能夠帶給他們正向的情緒感受與人際互動經驗,或許也是一種幫助了吧。 發想長照方案,深入思考與學習      2017年在凱旋醫院臨床心理科參與了衛生福利部的「預防與延緩失能照護服務計畫」,與多位臨床心理師合作下發展了「寶智慧認知促進團體實證應用方案」。在教案編制過程中學到了很多團體運作的原則…

心理誌 PsychoLife 第50期秋季號-2:借鏡日本長照看台灣:專訪日本夢之湖村日照中心董事

專訪/吳炯麟董事 邀稿/蒙宛筠 校稿/饒家榮


    前陣子獲得了一個機會到日本的夢之湖村日照中心參訪,發現機構裡的老人們和工作人員們發自內心的笑容、雀躍,機構裡的工作人員也時時刻刻面帶笑容,溫暖服務著機構裡的每一位老人,每位老人們都自動自發的參與著各種活動,甚至是拖著行動氧氣瓶的老人也積極參與,這和在台灣安養中心體驗到死氣沉沉的情景有著天壤之別。因此極力的邀請在日本長照機構經營多年的吳炯麟董事跟我們分享他是如何走進日本長照的領域,遇到了什麼樣的生命轉折,以及從機構視角去看台灣和日本長照的制度,我們到底該怎麼努力才能讓台灣的老人們也能體驗到這樣的生活呢?讓我們欣賞以下的訪談內容。
父親用生命教導我的事 我在大學畢業後服完兵役後就到日本工作了。如大家印象中的日本上班族一樣,我在日本工作也是每天早出晚歸,在成家立業、拼命工作的這段歲月裡,我看著我的孩子長大、獨立了;而我卻還沒意識到在台灣雲林的父母老了。 直到有一天,發現父親變得記性不好,才由醫師診斷出來,父親得了失智症。初期的症狀並不明顯也不嚴重,我們看起來不過是偶爾忘記事情而已,人老了難免會這樣。於是我繼續回日本過拼命工作的日子。
      父親生性沈默寡言,在失智後更是嚴重,雖然我經常二、三天就打電話回家,但是也只能問候幾句便請父親把電話轉給我母親。雖然心裡會牽掛,但是忙碌的我仍然忙到連農曆年都沒有回台灣陪父母過,只能常常打電話回家,而照顧父母的工作自然的落在哥哥身上。但是哥哥也遠住在台北,所以,主要照顧工作也就由母親接手了。如同目前很多家庭的老老照顧一樣,父親的症狀一天比一天變差,而母親的身體也一天天的老化,在這樣的狀況,我的哥哥在壓倒母親最後的一根稻草出現之前做出決定,送父親到養護機構(正確說法應該是被騙到機構,哥哥含著眼淚跟父親說要去醫院他才上車的)。 當聽到父親被送到機構後,我知道不管再怎麼忙,都應該要回家一趟,心裏想著:養護中心比家裡寛徜又有人服務,父親的情況應該會有好轉吧!沒想到,走進父親居住的養護中心,一進去赫然映入眼簾的,是一個老人被綁在輪椅上面,定眼一看,竟是我的父親!他不但被綁在輪椅上面,鼻子還被插著鼻胃管…,頓時,我跪了下來,除了流淚我不知道我還能做什麼事。不久後,父親在這缺乏專業護理背景的工作人員的照顧下,因為肺炎離開人世。半夜接到惡耗時,心情非常複雜,既心痛又寬慰,一方面覺得悲傷一方面也為父親能解脫而…

心理誌 PsychoLife 第49期夏季號-4:催眠治療,跟你想的不一樣

專訪/黃天豪 臨床心理師 採訪/麻筱涵

催眠治療,跟你想的不一樣
午後,空氣中瀰漫著咖啡香,在天豪心理師引領下,我們踏上此趟「催眠治療」之旅…
心理治療界的搖滾盛事
     「心理治療演進大會(The Evolution of Psychotherapy)」始於1985年,為慶祝心理治療100週年,乃由催眠大師米爾頓.艾瑞克森(Milton H. Erickson)1的嫡傳弟子、亦是是艾瑞克森基金會的創辦人及現任執行長傑弗瑞.薩德(Jeffrey K. Zeig)所創辦,每一屆均廣邀心理治療界的先驅學者共襄盛舉,教科書中的大師齊聚一堂,絕對是臨床工作者值回票價的朝聖之旅!
因緣際會…
         艾瑞克森基金會在臺灣也成立了正式的分會—華人艾瑞克森催眠治療學會,致力推廣催眠治療,舉辦工作坊。

天豪心理師談及自己初入臨床工作時,秉持著一顆學習好奇的心進入了催眠治療的學術殿堂